奇書網 > 惡魔就在身邊 > 02476 最后的準備

02476 最后的準備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惡魔就在身邊最新章節!

    “哈姆森先生,那么馬代科.帕維奇那邊我們要怎么交代?”

    “交代?交代什么?他讓我們惹到這種敵人,還要我們什么交代?”哈姆森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他憤怒馬代科.帕維奇在沒有任何情報收集的情況下,居然就把他們找來,還惹來了這種怪物級別的敵人。

    其實哈姆森知道,這件事他們自己也有責任。

    他當初接受馬代科.帕維奇的邀請的時候,心里的想法是覺得在北美地區,也沒什么好主意的。

    當然了,哈姆森不會承認自己的責任。

    只會覺得他們現在的結果都是馬代科.帕維奇害的。

    所以他現在沒打算提醒馬代科.帕維奇任何事情。

    最好他現在還蒙在鼓里,越慘越好。

    “杜魯門、史丹利,關于縱火事件,你們兩個有沒有什么線索?”

    “大山鎮沒有幫...派,聽說之前是有的,可是每次有幫...派試圖發展當地的勢力,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失蹤。”史丹利說道。

    原本他是不知道為什么,可是現在他知道了。

    估計那些黑...幫都已經被沉湖了吧。

    “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是大山鎮當地的幫...派勢力。”史丹利頓了頓,又說道:“當地倒是有幾個通靈師,不過從目前為數不多的情報來看,似乎都和那個中國人認識,估計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那個中國人的可怕之處,所以應該也不會主動去給自己惹來大麻煩。”

    這是史丹利所能知道的為數不多的情報。

    畢竟他們都是初來乍到,沒有任何的情報系統。

    哈姆森聽到史丹利的答復,心情也是非常的沉重。

    他們本就人生地不熟,先前答應陳曌在一周的時間里抓到縱火者。

    看起來答應的爽快無比。

    可是誰都知道,那不過是他的權宜之計。

    如果當時他不答應的話。

    等待他們的就是團滅。

    那個愛核平的家伙真的隨時都有可能給他們下狠手。

    ……

    楊過站在機場,看著進入候機廳的道二、道三。

    他們終于還是要回國了。

    楊過心里有些不舍,又有些失落。

    他是道二、道三帶大的,自己的一多半法術也是他們代為傳授的。

    他們不知是楊過的師兄,也是楊過的長輩。

    他們此番來此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把楊過帶回去。

    可是楊過卻不管軟硬,就是不答應。

    哪怕道二、道三把楊過都揍的重傷了,楊過依舊堅持自己的選擇。

    鬧到最后,反而是道二、道三想要留下來,保護楊過渡過難關。

    可是楊過知道此番征討百慕大兇多吉少。

    他自己倔強,也不可能拉著自家師兄陪著自己送死。

    以至于最后不得不給張天一打電話,讓張天一下令召回道二、道三。

    張天一也是果斷,已經有個徒孫掉坑里了。

    他可不希望再附贈兩個徒孫,果斷的強行召回道二、道三。

    一直到道二、道三的航班起飛,楊過這才起身返回總部。

    回去總部的途中,楊過想了許多。

    陳曌已經不止一次的提醒他,關于百慕大的兇險。

    楊過心里起身已經有了一定的判斷。

    可是這時候想要讓他抽身卻是千難萬難。

    他對維思塔娜,對布里茨本就有愧于心。

    覺得自己虧欠他們。

    所以現在的他更無法拋棄他們。

    靈能團隊的總部因為托蒂.貝爾斯特的沖突而被摧毀。

    不過他們隨后又找了一個臨時總部。

    這里原本是反恐安全部的訓練場地。

    不過如今給了靈能團隊。

    “嗨……托蒂先生。”楊過看到托蒂.貝爾斯特的時候,主動打了個招呼。

    就好像對那天的沖突已經拋之腦后,熱情的如同多年未見的老朋友。

    托蒂.貝爾斯特除了那天發生沖突的時候,大顯神威了一次之外,就再也沒有出手了。

    又恢復了過去的那種低調內斂。

    對此,楊過倒是覺得理所當然。

    當日如果不是他們有心試探,托蒂.貝爾斯特也不會大發雷霆。

    對于那天的沖突,楊過、維思塔娜以及布里茨其實心里都有些后悔。

    楊過覺得,過去他們和托蒂.貝爾斯特的關系更為融洽。

    托蒂.貝爾斯特雖然從來不展現自己的實力,可是雙方的關系卻更像是朋友。

    可是自從那次的試探后,他們知道了托蒂.貝爾斯特的實力。

    同樣的,也讓這層關系從朋友變成了合作關系。

    那道豎在他們心里的墻已經不可能破除了。

    如果是朋友,在最危險的時候,是可以不顧一切的。

    可是合作者,當一方失去價值的時候,將是另外一方離去的時候。

    即便是局面陷入危險境地的時候,其中一方也不會全力幫助,而是選擇明哲保身。

    作為一個騙子,托蒂.貝爾斯特即便是現在,依然改變不了過去的一些習慣。

    哪怕陳曌給了他特殊的能力,可是他心里依然將自己當做一個騙子。

    看起來托蒂.貝爾斯特與靈能團隊之間,存在著心理優勢。

    可是托蒂.貝爾斯特在面對陳曌的時候,又處于心理弱勢的位置。

    所以短時間內,托蒂.貝爾斯特是很難改變自己的身份認知的。

    而且托蒂.貝爾斯特又是一個極其清醒的人。

    他不會如楊過那樣情緒化,不會因為自己的過失行為而產生愧疚感。

    他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自保以及獲得更多的利益。

    而他清楚的認識到,他現在所擁有的,所掌握的都是陳曌給的。

    準確的說是借予的,并不是他真正擁有的。

    所以陳曌依然掌握著他的生殺大權。

    所以托蒂.貝爾斯特不敢對陳曌有任何的忤逆想法。

    “托蒂先生,周末就是征討百慕大的啟程時間了,你有什么想法嗎?”

    “沒有,我會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托蒂.貝爾斯特淡然說道。

    “托蒂先生,這次也許我們需要的不止是分內的事情。”楊過的話意有所指。

    “有些事情,即便是我也不見得能夠改變什么。”

    “托蒂先生,你也沒把握嗎?”

    “楊,你已經問過我無數次了。”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