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開天錄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講究平衡的青蓮觀

第八百六十九章 講究平衡的青蓮觀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開天錄最新章節!

    眼見裴鳳面頰受傷,鮮血涂滿了半張絕美的面頰,巫鐵的理智頓時消失。

    雷,漫天的雷霆。

    雷,莫測的雷霆。

    雷,變幻的雷霆。

    各色各樣,各種屬性,包羅萬象,但凡世間修士所能想象,所曾見過,或者只是在傳說中聽聞過的雷霆,鋪天蓋地的朝著三位青蓮觀道人砸了下來。

    這雷法,恢弘浩大,氣勢可怕。

    火屬性的雷霆,包容了世間諸般天火、地火、神火、靈火,從太陽真火到白骨磷火無所不有。

    土屬性的雷霆,同樣是有戊土、己土,先天后天土屬性元力盡皆有之,更有土屬性的大地重力、元磁神光,諸般不可思議的土屬性變化之力,全都包羅其中。

    木屬性的雷霆,則是甲木、乙木快捷清靈、靈動活躍,又或者浩浩湯湯、綿綿不絕。其中更有木屬性衍生出來的諸般劇毒、枯朽、枯萎、再生等等奧妙,全都寄托在雷霆中轟然落下。

    隨之還有金屬性的雷霆,水屬性的雷霆,還有其他三千大道相應的雷霆。

    這一瞬間,就好像盤古圣人復生,震怒時將整個天地都變成了雷霆世界。

    更有雷光凝成的飛禽走獸、花鳥蟲魚,以及江山河岳、樹木花草,更有一尊尊金甲神兵、金甲力士手持各色雷霆凝成的神兵利器,浩浩蕩蕩的從高空中殺了下來。

    還有雷龍翻卷,雷鳳振翅,一座座雷霆組成的城池伴隨著驚天動地的炸鳴聲,卷起一道道狂飆從高空中俯沖了下來。

    “蒼天也……這廝,他難不成悟透了三千大道?這,怎可能?非人耶?”

    燧朝的一眾國主、州主,無數文武重臣,都是家學淵博、底蘊深厚的人物,他們自身的修為極其強橫,眼力極其狠辣。

    他們看出了,這滿天雷霆中,居然將姆大陸的三千大道盡數包容在內。

    可是這,怎可能?

    如今燧朝,名義上的第一天才殷王風熵,也不過是以三百六十門大道法則入道。而且就算以風熵的天資,他對雷法的掌控也只是一般,他最多能放出七八種屬性的雷法,再多也就超出了他的能力極限。

    哪里有可能像巫鐵這樣,好似將整個天地都化為了雷池,直接傾瀉了下來?

    夏侯無名迅速的看了一眼懸浮在空中,正在碾磨柔泉怪尊的大道熔爐,他好似找到了答案,緩緩點頭道:“原來,巫鐵手中,還有一件……驚天動地的,雷霆靈寶。”

    只有這個解釋,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服夏侯無名自己,才能說服所有人。

    夏侯無名也不相信,能有一個人——竟然將天地大道全部融入了雷法中!

    這,人力怎可能做到?

    這,怕是只有傳授中‘恒古不滅、永恒存在’的‘圣人’,才有這般神通?

    “傳說,我們腳下的大地,曾經經歷過數次的破碎和重合……在這一方世界最初被開辟之時,天地間有一批最原始、最本源的‘古寶’誕生。”

    “那才是真正的太古先天靈寶,和我們如今所謂的古寶,所謂的先天靈兵,完全是兩種概念。”

    “這件熔爐,怕不就是一件太古先天靈寶?”

    “巫鐵手中,怕不是還有一件,雷霆屬性的太古先天靈寶?”

    “唯有這個解釋……”

    “否則,殷王風熵,怎可能落入他手中?同時淪陷的,居然還有紅蓮寺笑面佛!”

    “否則,這滿天雷霆如何解釋?諸般天地玄妙盡數化為雷霆……呵呵,呵呵,總不至于,這巫鐵是圣人轉世罷?”

    巫鐵動手極快,夏侯無名和一眾燧朝的文武重臣,也用最快的速度,給自己找出了最‘合情合理’的解釋。

    他們一個個故作輕松的笑著,硬生生打消了心頭堆砌的濃濃的疑惑和恐懼。

    一切說起來漫長,實則只是電光石火一瞬間的事情。

    夏侯無名等人的驚呼聲剛剛響起,三位青蓮觀的老道已經迎上了巫鐵的雷法。萬化劫手,正面對抗巫鐵盛怒之下,全力催動的恐怖雷霆。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位老道就被雷霆淹沒。

    論道基,巫鐵比他們強。

    論法力,巫鐵比他們強。

    論境界,巫鐵和他們一般都是神明境十重天圓滿。

    但是,三千大道入道的神明境十重天,和數百大道入道的神明境十重天,其中的差距,就好似大棚年和小母雞的差別。

    三千大道生生不息,生克輪轉,相互之間衍生出了無窮變化,無窮威能。

    饒是萬化劫手玄妙異常,三位道人的修為也著實驚人,他們揮手之間,抹掉了一道、兩道、三四道的雷霆,后面接踵而來的五六道、七八道……數十數百數千道雷霆,轟碎了萬化劫手,直接砸在了他們的身上。

    驚怖也沒用,怒吼也沒用,謾罵更沒用。

    三個道人,六條手臂,和綿綿不絕的雷霆激烈接觸,頃刻間就炸成了六條細細的青煙。

    巫鐵冷笑,血獄、裴鳳仰天長嘯,滅絕神光和黑色魔焰再次鼎盛,鋪天蓋地的殺向風戎。

    雷光急速閃爍,驚天動地的雷鳴聲震得燧都的地面都在不斷的翻開、炸裂,三個青蓮觀道人齊聲長嘯,他們頭頂沖起一道青氣,無數團水缸大小的青色蓮花猶如爆米花一樣噴出,重重疊疊的在他們頭頂化為一片青蓮大海。

    奈何,實力相差太大太大。

    《元始經》終于帶給了巫鐵應有的回報。

    碾壓,碾壓,全方面的碾壓,巫鐵此時依舊是神明境的修為,卻打出了尊級老怪欺負神明境小朋友的效果。

    無數朵青蓮頃刻崩碎,雷霆直接壓到了三個道人的頭頂。

    三個道人再次怒吼一聲,他們身上起碼有三十六件防御靈寶沖起,相互組合成了一座巨大的太極八卦重疊的云幢靈光撞向了頭頂無邊無際的雷霆。

    只是稍微一接觸,太極八卦云幢靈光驟然向下一沉。

    無數雷霆在云幢靈光上炸開,三個道人好似榨汁機中的果子,七竅噴血,毛孔中也不斷噴出粘稠的血霧,那情景一時間凄厲到了極點。

    一道道靈光閃爍,三個道人身邊,突然出現了數百名氣息森然的道人。

    這些道人迅速組成一座太極大陣,一道道精純、龐然的法力迅速注入頭頂的太極八卦云幢靈光中,匯聚了數百名‘王神’級的大能手段,他們聯手硬扛巫鐵的恐怖雷法。

    巫鐵冷笑,他右手一抓,一捏,向下一放。

    漫天雷云瞬間塌縮到了數十畝大小,雷云中的雷霆電漿幾乎凝成了實質,最終化為一枚直徑數百丈的雷霆印璽,緩緩的向下碾壓了下來。

    “不是尊級……卻,卻,卻……”

    夏侯無名嘶聲驚呼。

    巫鐵這一手,強行將漫天雷霆凝成一枚雷霆印璽,分明還沒有到尊級修為,但是儼然已經有了尊級老怪的幾分氣象。

    此情此景,何其駭人!

    在燧朝,從無這等事情出現過,甚至是聞所未聞。

    神明境的修士,擁有神明境之上的威能?怎么可能呢?這就好像一群鯉魚爭食,其中一條鯉魚突然生出了龍爪,朝著競爭對手劈頭蓋臉就是一爪子。

    大家都很公平的,是普普通通的鯉魚而已,都還沒跳過龍門呢,你憑什么擁有龍爪?

    幾個組陣的青蓮觀老道,都不由得發出了肺腑之言:“喪盡天良啊!”

    巫鐵傾盡全力凝成的雷印上,一道道粗大、粗獷、不顯精致的大道道紋浮現出來,一枚枚氣象森嚴、結構緊密的道紋符印在道紋上緊密的勾嵌在一起。

    可以看出,這些道紋、符印相互之間還有大量的縫隙,鏈接也不怎么緊密,好似隔著一層霧光水影一般。可想而知,一旦這些縫隙消失,一旦這些霧光水影凝聚,那么這枚雷印也就徹底成型。

    巫鐵,也就能正式踏入神明之上的‘尊級’。

    雷霆印璽一下,數百道人組成的太極八卦云幢靈光頓時劇烈震蕩波動,隱隱有不穩之狀。

    尤其是數十件組成了云幢靈光的古寶,居然被雷印的氣息一沖,所有靈寶都劇烈的騷動起來,大有一種悖逆自己如今的主人,投向雷印的沖動。

    用句不恰當的話來說。

    同樣是感悟天地大道,這些青蓮觀的道人,只是大道中的黎民。

    而凝聚了大道印璽的尊級修士,就是大道中的‘天地’這座‘官府衙門’的正式官員。

    民見了官,自然要順服、遵從。

    巫鐵這半拉子的雷印,距離真正的大道印璽自然還有一段距離,算不上官,算得上一個半官身的‘小吏’。饒是如此,面對青蓮觀的道人們,這枚雷印已經表現出了碾壓性的勢態。

    終于,幾件根腳最淺薄,力量最弱的先天靈寶‘嚶嚶’一聲,脫離了太極八卦云幢靈光,直投當頭碾壓下來的雷霆印璽。繞著雷霆印璽一陣盤旋后,就直奔巫鐵而來。

    巫鐵隨手一抓,就將幾件靈寶抓在手中,然后隨手丟進了大道熔爐。

    與其拿著這么多稀奇古怪的靈寶亂打亂敲,不如依仗一件根本至寶碾壓八方,本命至寶的意義就在這里。

    所以巫鐵毫不可惜的將這些投靠自己的先天靈寶一舉融入大道熔爐,右手五指一點,雷霆印璽放出的威能越發的恢弘,紫色的雷光照得漫天通明。

    云幢靈光內一陣鏗鏘哀鳴。

    剩下的數十件靈寶,已經‘看到’了之前投靠巫鐵的‘同伴’是如何下場。它們不敢再亂動,只能死心塌地的跟著青蓮觀的道人反抗巫鐵。

    可是它們控制不住‘心中’的恐懼和敬畏,一邊傾盡全力的釋放威能抵擋雷霆印璽,一邊下意識的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哀鳴聲。

    雷霆印璽終于緩緩的壓在了巨大的云幢靈光上。

    就聽一聲巨響,云幢靈光上的太極八卦圖案被壓得支離破碎,云幢崩裂,靈光粉碎,數百青蓮觀道人渾身噴出無數條雷霆電光,一個個手足抽搐著,口吐黑煙的從空中筆直墜落。

    除了十幾個修為最強的道人勉強還能懸浮在空中,其他數百青蓮觀弟子被巫鐵一擊重創。

    這十幾個道人還沒能有任何應變之策,血獄和裴鳳已經沖了過來。

    血獄滅絕神光打得他們渾身防御秘寶粉碎,濤濤魔焰直接吞沒了他們。十幾個修為驚人的道人發出凄厲的吼聲,在黑色魔焰的灼燒下,他們的身軀急速變得干癟萎縮,他們的道基不斷被焚毀,道行修為從神明境十重天巔峰,彈指間就衰落了五六重天。

    “住手吧!”一座通體瑩白如玉的小巧寶塔從空中降落,一名頭頂光溜溜,下巴上留了山羊須,身上帶著濃濃酒氣的道人緊跟著寶塔,從空中落了下來。

    “貧道,青蓮觀守山人醉佛……見過武王巫鐵殿下。”小巧寶塔將風戎、媧青鸞一行人籠罩在下方,放出玉璧一般瑩潤的白光,任憑滅絕神光和滅世魔焰如何焚燒,始終無法撼動這座白色寶塔分毫。

    巫鐵眉頭一挑,駭然看了這道人一眼。

    這青蓮觀的守山人醉佛,悍然是一尊半只腳已經踏入了尊級的大能。

    他全身的道韻、法力幾乎凝成了一塊金剛寶玉,沒有絲毫外泄,任憑巫獄和裴鳳瘋狂攻擊,卻無法動搖他的氣息一絲。

    “裴鳳,血獄,還請退下。”巫鐵沉聲道:“醉佛道人,我從清風那里,聽說過你的名字。”

    醉佛道人稽首一禮,沉聲笑道:“殿下修煉了我青蓮觀三部根本神通,殿下欠我青蓮觀的人情。”

    巫鐵冷然道:“《盤古經》、《萬化經》、《萬劫經》,那是本王贏來的賭注……哪里有欠人情的說法?”

    醉佛笑道:“真個不欠么?若非清風在其中摻和,殿下豈能從梵鯤、白鹿他們手上,得到這么多好處?再說一個不好聽的,若是清風當日就和梵鯤、白鹿他們聯手,殿下你或許命硬無恙,殿下的一眾下屬、親人……”

    微微一笑,醉佛輕聲道:“所以,殿下欠我青蓮觀很大的人情。”

    巫鐵閉上了嘴,沉默了一陣子,他不解的問醉佛:“風戎這廝,分明不是什么好人。以本王之見,他是遠不如風熵的……青蓮觀,為何要幫風戎?”

    在今日之戰之前,巫鐵可就知道,風戎登基,風熵的親舅舅,也就是紅蓮寺當世三佛陀之手的無面佛從紅蓮寺殺出,想要討一個說法。

    結果醉佛帶著一眾青蓮觀的高手出手,重傷了無面佛,將他金身法體粉碎,逼得無面佛退回紅蓮寺修養。

    這也是風戎能夠坐穩寶座的最大原因,否則以紅蓮寺的力量傾力反撲,就算有白蓮宮輔助,以白蓮宮內部山頭林立的情狀,也護不得風戎安穩。

    巫鐵很好奇,青蓮觀的話事人,莫非和那妖艷的媧青鸞有一腿?

    否則的話,何以青蓮觀會出手幫風戎?

    怎么看,從成為神皇的資格和能力上來說,風熵都遠遠勝過風戎啊。

    “平衡!”醉佛沉聲道:“風熵太強,紅蓮寺也很強……一個太強的神皇,加上很強的紅蓮寺,對我青蓮觀不利。”

    “所以,我們青蓮觀,向來只需要一個不夠強勢的神皇。”

    巫鐵的臉抽了抽,青蓮觀,感情是專門在燧朝內部搞平衡的!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