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一念永恒 > 第110章 發配萬蛇谷

第110章 發配萬蛇谷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一念永恒最新章節!

    沒有人知道,白小純在紫鼎山上煉藥時,飄出的黑煙,雖有大半留在了紫鼎山的半空云層內,可還是有一部分因季節風向的原因,飄到了青峰山的半空中。

    一時半點不算什么,會慢慢消散,形成不了影響,可這持續的每天的大量積累,使得紫鼎山在酸雨落下后,青峰山似也被引動……

    這一刻,原本青峰山上不少弟子都在看著熱鬧,對于香云山與紫鼎山的遭遇,讓他們心驚的同時,也有些幸災樂禍,不過每個人的心底都已做好了打算,從今天起,將嚴防白小純進入青峰山。

    甚至黑三胖的一些好友,也都紛紛告誡黑三胖。

    可就在這時,一滴滴雨水從青峰山的半空落下,眾人一愣抬頭時,一個個駭然的發現,青峰山的半空,居然也出現了黑云。

    雖不如紫鼎山的那么厚密,可落下的雨滴一樣是酸雨,一樣可以腐蝕衣服,很快的,青峰山上傳出陣陣嘩然與驚呼。

    更有尖叫回蕩,使得青峰山瞬間出現了無數劍光,直奔紫鼎山下,此刻被一群紫鼎山弟子追殺的白小純。

    “白小純!!”

    “該死的,莫非白小純暗中也來了我們青峰山!”

    “一定是這樣,這個邪藥狂魔,一定是他偷偷到了我們青峰山,也進行過煉藥!!”

    青峰山弟子瘋了,不少人全身衣服快速消失,趕緊換上新的,可卻沒有多少作用,整個青峰山頓時大亂,一個個怒吼,與紫鼎山的弟子同仇敵愾,追殺白小純。

    上官天佑也在人群內,他的衣服還算完整,可此刻卻是殺意更強,他終于找到了機會,去為自己在荒蕪山脈的凄苦報仇。

    轟轟之聲回蕩,白小純的尖叫傳出,他整個人傻眼了,紫鼎山的弟子來追殺自己也就罷了,怎么青峰山的也來了。

    尤其是聽到青峰山的弟子說出的那些話,白小純心底委屈到了極致。

    “我真的沒去青峰山啊!!”

    “你撒謊!”青峰山的弟子上萬人,此刻大都沖出,還有一些在半空踏著飛劍,急速來臨,聽到了白小純的話語后,立刻怒吼。

    更有劍光呼嘯,直奔白小純臨近,還有紫鼎山的弟子,一個個術法擴散,嚇的白小純尖叫起來。

    “我為宗門流過血……”

    轟!紫鼎山弟子一樣出手,嚇的白小純玩命狂奔。

    “啊啊,我是榮耀弟子!!”

    轟轟!青峰山的弟子,劍光無數,白小純背后翅膀快速扇動,額頭都出了冷汗。

    “我是掌門師弟!”他猛地大吼。

    “你就算是掌門親兒子,今天也要收拾你!!”兩山弟子前后匯聚,不知是誰怒吼,引起了無數人的相應,再次追殺。

    “你們……你們不講理!殺人啦,殺人啦!!”白小純頭皮發麻,他覺得這些人都瘋了,自己只不過是煉藥而已,至于如此么。

    此刻哭喪著臉,展開了全部速度,瞬間逃遁,直奔香云山,他這個時候已經感受到了,還是香云山的弟子柔和一些,那里才是自己的家啊。

    眾人一直追殺白小純到了香云山,一個個眼睜睜的看著白小純跟被踩了尾巴的耗子一樣急速的跑沒影,紛紛發泄的怒吼,還有一些沖動之下,竟沖上香云山。

    可就在這時,一聲帶著怒意的冷哼,驀然間從香云山山頂傳出,如雷霆一樣擴散八方。

    “反了你們,滾!”

    話語一處,天雷轟鳴,那些沖上香云山的弟子,一個個噴出鮮血,全身倒退,更有一股大力擴散,推動四周弟子一個個全部后退,紛紛駭然時,也都清醒過來,一個個面面相覷,知道自己方才沖動了,連忙低頭抱拳,趕緊后退。

    這么一場鬧劇,這才漸漸散了。

    白小純在香云山上,看到這一幕,頓時感動,他頗有一種小孩打架打不過后,自己的家長出面,將對方揍了一頓的振奮感。

    “對,反了你們啊,尤其是青峰山,你們……”白小純激動,跳起來指手畫腳的,正要去告訴青峰山,自己沒有在他們那里煉藥時,忽然的,一股威壓降臨,李青候的身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一臉鐵青,右手大袖一甩,白小純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飛出,直接被李青候一把抓住了后脖頸子。

    “李叔,我……我真的沒去青峰……啊!!”白小純的話語戛然而止,心底一顫,連忙開口,可話語還沒說完,他就被李青候直接帶著飛起。

    遠處無數正在離去的兩山弟子,看到這一幕后,紛紛心底狂喜,香云山的弟子,也都抬頭,一個個神色古怪,心中長出一口氣。

    “這白小純要倒霉了!”

    “引起了掌座的怒火,白小純慘了。”

    “何止是引起掌座的怒火,這一次整個南岸都要抓狂了。”在這無數人心底快慰時,白小純嚇的面色蒼白,他發現,李青候帶著自己所去的方向,居然是……

    “萬……萬蛇古!!李叔我錯了啊!”白小純面色蒼白,頓時尖叫。

    很快的,李青候就帶著白小純,在白小純一路的哀嚎中,來到了香云山后的萬蛇谷,剛一進來,無數的毒蛇就昂起頭,發出嘶嘶的聲音,更有不少毒液噴出。

    嚇的白小純身體發抖,尤其是他發現,李青候居然帶著自己直奔萬蛇谷的洞穴時,白小純整個人都顫了。

    “我只不過是想要煉藥啊,我也不是故意的……”

    “李叔你聽我解釋,你看我是按照你的要求,我沒在香云山煉藥啊,我……”白小純著急,趕緊解釋,可這么一解釋,李青候的臉更黑了,加快速度,剎那飛入洞穴。

    四周一片漆黑,可很快就有一雙雙冰冷的眼睛,剎那出現,冷冷的看著白小純與李青候,尤其是其中有不少氣息,以此刻白小純的修為去看,他的感受比曾經還要清晰。

    他駭然的發現,這里的可怕程度,比自己認為的,還要強烈數倍。

    尤其是他掌握了靈獸五篇,此刻目光一掃,這里雖漆黑,可他靈力運轉,還是能看清一些,認出了這些蛇的名字,腦海里浮現所有對于這些蛇的信息。

    “三步蛇!”

    “晨目蟒!!”

    “這是……金銀蟲蛇!”白小純駭然,這些蛇的蛇毒,按照靈獸五篇記錄,強大無比,甚至筑基修士處理不及時,都會被毒殺。

    直至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李青候帶著白小純,出現在了這蛇洞的深處,這里有一片空曠的地下溶場,四周無數的蛇發出嘶鳴,還有那么七八條,更是散發出堪比凝氣八層的修為之力,眼睛都是紅色的,口中滴落的毒液,使得地面坑坑洼洼,觸目驚心。

    不遠處,有一間石屋,四周似存在了一些陣法,使得方圓十丈內,沒有蛇靠近,可哪怕不靠近,在四周密密麻麻的包圍,也一樣讓白小純感受到了強烈的生死危機。

    呼的一聲,在這石室外,李青候袖子一甩,直接將白小純仍到了石室旁。

    “你不是要煉丹么,在這里煉吧,此地有地火,石室內有丹爐,在這里,你就不會干擾其他弟子了。”李青候冷哼一聲,又扔給了白小純一個儲物袋。

    “這里有足夠的藥草與吃食,你就在這里好好地安靜安靜,等什么時候性子沉穩了,我再來帶你出去。”李青候狠狠的瞪了白小純一眼,低頭時看了看四周的陣法,確定這陣法無礙后,這才飛身離去,他也是無奈,這才出此下策,要一次性將白小純的頑劣,好好地打磨一下。

    可心中也有擔心,所以才注意了那些陣法,確定如常后,這才放心離去,以他對白小純的理解,對方是絕對不會踏出陣法的。

    白小純哭喪著臉,眼看李青候飛走,四周的那些蛇,沒有了李青候的威壓,頓時蠕動,將白小純所在的石室團團包圍,那一條條蛇露出獠牙,甚至還有不少試圖撞擊陣法,噴出額毒液幾乎將四周彌漫。

    更遠處,那幾條凝氣八層的毒蛇,一個個都冷眼望著白小純,那一副仿佛要將他吞了的樣子,使得白小純呼吸都急促了。

    “這是血神蛇,居然是堪比凝氣八層,一滴毒液,就可以毒殺萬人!”

    更讓他心驚的,是他明顯感受到在這不知范圍有多大的蛇洞內,還有三道堪比凝氣九層的氣息,甚至還有兩道凝氣大圓滿的波動。

    且這波動不是修士散出,顯然是此地的毒蛇。

    最讓他心底顫抖的,是在這里,他隱隱的感受到了,似乎還有一股更隱晦的波動,帶著兇殘,仿佛在暗處盯著自己。

    時間流逝,很快外面天色漸暗,白小純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怎么辦……”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