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兵王棄少 > 第六卷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另一個我

第六卷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另一個我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兵王棄少最新章節!

    凌飛方才為什么一點反應沒有就任由對方閃擊?其實不是,凌飛早有定計。對方想用這種方法拖死他,他干脆將計就計。

    凌飛所用計策很簡單,分兩步,一個是主動露出破綻誘敵進攻,如果對方進攻凌飛抓住機會一劍就能要他命;二,不動如山,戰斗中修煉歸一決!  第二步對凌飛而言也很重要,因為對方有可能不上當,在不知道對方上不上當的情況下凌飛自然是穩步恢復自己的實力更佳。凌飛當場修煉歸一決能夠緩慢恢復自己

    的身體,可以與應對閃擊消耗的體能相彌補。讓自己能夠拖更久!

    有這兩步的安排,凌飛既可以有一擊必殺的可能,也打得起消耗戰!說不定反而是自己提起的氣力足夠,一擊殺了對方。  后續的戰斗全都在凌飛的計算之中,對方果真是不上當,一直在進行閃擊,凌飛就充分利用起第二步,不斷修煉歸一決。當然了,破綻一直在故意暴露,想要誘敵深

    入。對方也在漸漸上當,凌飛的演技足夠好,這才讓對方有了最后這一擊!  戴斗笠的怪人持劍殺來(東櫻稱之為劍,而華國城之為刀),在貼近凌飛一剎那看到了凌飛怪異的笑,他心中暗道不好,連忙后撤。然而,沖擊的慣性讓他沒法輕松

    撤退,而凌飛也立即做出了反應!

    凌飛身體猛地后撤,這一劍從凌飛腰側刺過,而戴斗笠的怪人飛速收劍想逃。可惜,凌飛的反應更快,左手五指捏住武士刀刀背,右手湛盧劍已然揮至。  戴斗笠的怪人想用力抽出手中的武士刀來抵擋凌飛,但是,他發現武士刀好像嵌進石頭里一樣,根本拔不出來,而凌飛的湛盧劍已經揮至。他只得松手放開武士刀,

    飛身后退!

    凌飛左手一懸,握住武士刀劍柄,隨手顛了顛,朝著還在后退的戴斗笠怪人一劍甩去。

    武士刀作暗器一般拋出,化作旋風飛舞。戴斗笠的怪人才立下身形便發現武士刀追來,他大驚失色,來不及躲避,被武士刀一劍扎入大腿。

    “啊!”戴斗笠的怪人慘叫出聲,大腿被武士刀穿透釘在地面。

    月近藤直接站了起來,臉皮抽搐,該死!都以為贏了,沒想到這一瞬間戰局突然改變!

    “這個……贏了?”周圍之人也是錯愕非常。

    “突然之間,太快了吧,我都沒看清。”

    “怎么贏的?”

    很多人還在因為無聊的閃擊戰犯困,沒想到突然間戰局就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傷成這樣的凌飛,竟然也能贏,太強了。第一當之無愧。”

    “現在沒懸念了吧,他……等等,他干什么!”

    只見凌飛一步步朝著戴斗笠的怪人走去,手持湛盧,神情冷漠。

    凌飛之舉讓月近藤眼角抽搐:“快,黑護,去保護隼!”

    “明白!”黑護言畢就要躍上臺。  而這時戴斗笠的怪人卻有了動作,嘶吼一聲握住武士刀強行將之拔出!血液飆濺,長刀染血。戴斗笠的怪人眼睛發紅,掙扎著起來,染血的長刀直指凌飛:“今天,你

    一定要輸!”

    黑護頓住,站在擂臺邊緣,凝視戴斗笠怪人。  戴斗笠的怪人全身在發抖,可握劍的那只手卻很穩!他死死咬著牙,努力了二十多年,拼命了二十多年,才有如今局勢!才有機會報仇雪恨,現在距離臨門一腳只差

    自己這一步,怎么能輸!  戴斗笠的怪人扭頭看了眼月近藤,看到的是月近藤眼中深深的關切,他面色更加猙獰,今天不論如何都不能輸給凌飛!怎么能讓計劃流產,只差一步就能推倒川木明

    義了啊!

    凌飛神情淡漠:“現在,你的狀態和我差不多。”言外之意,同等情況戴斗笠的怪人必輸無疑。

    “呵呵呵。”戴斗笠的怪人發出滲人的笑,“我照樣能贏你!”

    那是瘋狂到凄厲的吶喊,他不論如何都要殺了凌飛!

    戴斗笠的怪人殺來,明明腳步踉蹌,卻一往無前!

    凌飛瞇了瞇眼,這怪人,有些奇怪。這種一往無前的果敢,若是在平時他倒是挺欣賞。但是,今天必須死!不過,在死之前……

    在戴斗笠的怪人殺來一瞬間凌飛猛地出劍,但見虹光一閃。怪人的斗笠猛然裂開,被這一劍的罡風席卷摔在臺下,露出怪人的臉龐!

    凌飛猛地瞳孔一縮,這!

    九條英虎錯愕萬分,看著怪人傻了眼。

    底下無數人驚呼起來,為眼前的場景震驚不已!

    “月近藤!”底下的人驚呼出聲。

    “怎么回事?”

    “為什么……會有兩個月近藤!”

    站在月近藤旁邊的人上下而視,滿臉難以置信。  月近藤目光幽幽,遲早會被發現,現在,也不算太快吧。他抬頭看向擂臺中間的戴斗笠怪人,那是一副和他長著一模一樣模樣的男人!不錯,那是他的雙胞胎弟弟—

    —月近隼!

    遠在神樂家辦公室的神樂琉璃看到手下之人傳導來的直播,怔住片刻。她輕聲呢喃:“另一個我,原來,當時他的另一個我是這個意思么?”

    月近隼兩眼已經紅了,盯著凌飛,喉間陣陣嘶吼。

    “他們兩個是雙胞胎吧?”

    “肯定是啊!”

    “真沒想到,月近藤藏得夠深的。”

    “月近藤之前傳自己喜歡九條凜,現在是另一個他在臺上,這說起來有點混亂啊。”  月近藤閉嘴不言,是的雙胞胎,當年留下的是兩個孩子。但是,這個世界上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他的義父“蒼牙”!他也并非刻意去隱藏這個消息,只不過是覺得沒必要

    公布而已。  從小,兄弟兩人就是不同的性格。月近藤喜歡書籍,月近隼好武成癡,雖然月近藤也會武功,論天賦可就差了月近隼太多太多。所以兩人走的道路截然不同,月近藤

    上學進修,月近隼在家中由蒼牙教導。  從小兩人都知道父親的仇恨,所以兩人加倍努力,為的就是未來能夠報仇雪恨!這一晃就是二十年,一文一武,兩人都成了才!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