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別鬧,薄先生! > 第1823章 你怕我?

第1823章 你怕我?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別鬧,薄先生!最新章節!

    空氣倏然凝固,許清知的手腕幾乎像是要被捏斷。

    “所以,你剛剛問我那些,其實并不是在擔心我是嗎?”

    許清知看他,“你剛剛說沒事。”

    “那一開始呢?”

    許清知抿唇,“很明顯,楚亦傷的比你嚴重許多。”

    黎墨冷冷看著她,她眸子里的冷清,讓她一直緊繃的弦越發的緊,仿佛再拉扯分毫,便會突然斷裂。

    就這么短短幾天,她看向他的神情,變了太多。

    以前,他明明可以看得出來她又多擔心他。

    而現在,她臉上的擔心,卻是為了別人……他不允許。

    他盯著她,黑眸宛如一壇黑墨,仿佛誓要從她的神情中看出分毫虛偽掩飾。

    “許清知,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許清知蹙眉。

    “你故意這樣氣我,是想讓我同意跟你離婚是不是?什么成全我跟莫曉娜,這只是你為自己解脫的理由……”

    許清知擰眉,“你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要能離婚,你怎么想都無所謂……”

    反正她也習慣了。

    她在他的心里,不就從來都不是個好人嗎?

    “這么急著跟我離婚,是為了跟楚亦在一起?”

    許清知用力閉上了眼睛,“離婚后的事情,跟你無關,我跟誰在一起,那都是我的事情,我總不能,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

    黎墨那狠緊繃的弦,徹底斷了。

    他一把將許清知扯到懷里,動作毫不留情,許清知臉色一白,下一瞬,她便被壓進了旁邊柔軟的被褥中。

    眼前一片恍惚,反應過來,男人強烈的氣息便壓了下來。

    她瞠大了眸子,想要掙扎,可自己的雙手卻被死死地摁壓在了頭頂,根本用不上力氣。

    “許清知,我今晚無數次警告你,不要惹我!你很好,你本事果然大的很,我的耐心,今晚被你成功耗光了!”

    他聲聲冷厲兇狠,許清知害怕地顫抖著眸子,她明顯感覺的出來,黎墨每一個字,都像是重如千斤的玄冰,下一秒發生什么,她隱隱有不好的猜測。

    黎墨胸前鼓脹的厲害,積壓了一晚上的怒火,早就瞄準在了許清知的身上,在此時此刻,找到了一個宣泄口。

    他單手抓住了許清知的兩只胳膊扣在頭頂,空出一只手,用力將她身上刺眼的睡衣撕成了兩半。

    一想到她曾經那么堂而皇之,極其自然地穿著睡衣就跑到樓道里,他便早就有了想將這身睡衣撕碎的打算。

    那兩個人的相處居然那么自然,他穿著浴袍,她穿著睡衣,只是想著,他便覺得腦袋里一陣刺痛。

    許清知被他的舉動嚇得臉色慘白,“黎墨!”

    她尖叫,黎墨卻不為所動。

    直到黎墨的身體擦碰到她露出來的肚子時,她猛然一怔,不知哪里來的力氣,突然掙脫雙手,推著黎墨,猛然朝著他的臉狠狠打了一巴掌。

    聲音格外清脆。

    黎墨停下了動作,卻還是禁錮著她的雙腿,居高臨下地看著一臉驚慌的她。

    駭人的清冷目光微微閃了閃。

    抬手將她因為掙扎而雜亂的發絲輕柔地撫到了旁邊。

    “許清知,你不是愛我嗎?嗯,既然愛我,為什么非要離婚?繼續跟我在一起不好嗎?你好不容易才跟我結婚不是嗎?”

    許清知咬唇,“不好……他們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個心思陰暗的第三者,我當初就是克制不住想要得到你,我覺得我沒比任何女人差,也不覺得自己就是個一無是處的惡毒女人,我想我努力總能在你的心上落腳,可是我太天真了……”

    黎墨低頭抵住她的額頭,聲音低靄,“可我現在不想跟你離婚……”

    他的親昵,讓許清知神色微微恍惚。

    黎墨輕啄她的唇瓣,“所以你別再鬧,我們日子還很長……”

    許清知卻搖搖頭,“過不下去……事情遠沒有我想象中那么輕松,我當初以為我可以,可是不行……我太貪心了,我受不了我的丈夫,愛的是另外一個女人……”

    所以事情從根本上就錯了,她以為的以為,就只是以為罷了。

    黎墨微蹙起了眉,“你說莫曉娜?”

    許清知并不想提及這個名字。

    將頭轉到了一邊。

    黎墨卻抵緊了她的額頭,強迫她與他對視。

    “我既然決定跟你結婚,就沒想過要跟她再繼續下去。她早已經是過去……”

    許清知心微微動了動,眸子掀起,纖長的睫毛掃過黎墨的禮肌膚。

    “過不去。”她淡淡說道,“只要她一直在你的心上,我們就無法過下去。”

    黎墨瞇了瞇眸子,緊緊看著許清知,眉心也微微蹙了起來。

    許清知直面望著他,“不必你說我如何,我承認,莫曉娜的存在我當初是知道,可我并不是想和她被你一起放在心上,而是想要將她從你心里漸漸剔除。可我現在發現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一些事情試過才知道,明白了才會死心。所以我現在試過了,努力過了,明白了,也死心了……”

    黎墨眸光倏然變冷,“以前不明白,現在突然明白了?如果不是楚亦出現,你是不是會一直不明白?”

    許清知咬住了唇,“隨便你怎么想吧。只要你心里好受一點。”

    黎墨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多年來的不曾觸碰過的脾氣底線,被這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地狠狠踩踏著。

    他盯著她的視線漸漸冰冷,卻又在看到她眸子里隱隱哭露出來的緊張的膽怯和恐懼之后,他又用力將那些情緒深深壓了下去。

    “你怕我?”

    許清知輕咬住唇,垂眸不去看他,但是睫毛卻輕顫著,泄露了她此刻真正的狀態。

    黎墨輕輕俯下身子,輕輕碰觸她的唇瓣。

    摩挲,勾勒。

    溫柔的讓許清知恍惚了好半天。

    “你是我的黎太太,我不會對你怎么樣,乖一點,嗯?我以后只會疼你,愛你……”

    他低喃溫醇的聲音充滿了蠱惑,帶著引誘和如此溫柔的親昵,讓許清知久久沒有回神。

    腦海里一片空白,但是一雙眼睛卻不知不覺紅了。

    他說疼她,愛她……

    真是夢中都不敢想的事情……

    身下放松的身體,讓黎墨更是著了魔一般,吻逐漸加深。

    他的手緩緩覆上她微微隆起的肚子,“這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兒子,你說他長大后會像我嗎?嗯?”

    許清知幾乎下意識地呢喃道:“……會的。”

    黎墨輕輕笑了笑,“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可是他長得真丑……”

    許清知眸子眨了眨,下一秒,他的唇便在那微微隆起的肚子上輕輕印了一下。

    身子突然顫了顫。

    “不過再丑,也是我們的兒子,我會給他最好的東西,任何……”

    許清知雙眼慢慢被水汽迷蒙。

    他今晚說的這些話,毫無疑問,全都戳到了她的心上。

    他說疼她,愛她,他說給他們的兒子最好的……

    她的三口之家,溫馨幸福,她曾經想一想都覺得未來可期的最美好的畫面。

    想的她心都疼了,想的她真的都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她恍惚中,身子突然一僵,黎墨的手已經不知何時滑。

    下了她的腰身。

    “別……”

    她驚呼一聲,忙伸手摁住了他的手,兩個臉頰通紅。

    “不行……”

    她紅透了臉,想要將他的手拿出來,卻絲毫未動,甚至更是一意孤行,更加肆意。

    她瞬間緊繃了身子。

    “不行,不可以……不方便……”

    黎墨吻住她,“……已經可以了,我輕一點,清知,讓我愛你……”

    他聲音真的蠱惑到了極點。

    許清知咬唇看著他,臉色緋紅,“我怕……孩子……”

    “我會輕一點,相信我……這是我們的孩子,我不會傷害到他……”

    許清知最后看了他半晌,握著他的手微微松了些力道。

    他的手得以自由,并得到可以肆意妄為的認可。

    許清知的身子開始微微顫抖起來,一手請握著黎墨的肩膀,貝齒輕咬著微曲著的食指,雙眸輕闔,睫毛微顫。

    黎墨看著她的神色,牙齒緊緊咬著。

    忍著心中的躁動,想讓她一次,更想看她臨近某個時候的表情。

    當她的身體顫抖的更厲害,有低吟聲從她口中不由自主地溢出來時,他才滿意的笑了笑。

    “是不是肖想了我很久?……這么快?”

    許清知有些迷茫的臉色突然回神,紅著臉看了她一眼,轉動著身體想要離開,結果卻被男人扣住。

    “自己享受完了就跑,是不是太不道德了?”

    “……”

    許清知轉過頭不去看他,結果黎墨卻直接湊到她耳邊,輕聲道:

    “這次該我了……”

    許清知腦袋一片混沌,完全沉浸在黎墨的蠱惑中。

    她看著他,動作很快,身上凌亂的西裝被撤掉,沒多久,她的睡衣也被剝開。

    鋪天蓋地的羞讓許清知撇過頭閉上了眼睛。

    她甚至偶爾能感受到有哪里碰觸到她,身子緊繃又忍不住顫抖。

    “放松點……”

    黎墨的聲音又隨著他俯下來的身子壓下來……

    氣氛太過于旖旎。

    許清知完全不知道,此時此刻她到底該干些什么,只能依著身體的反應和心中的潛意識而做出最直觀的反應。

    看到她神情恍惚中卻還是放松了身體,黎墨微微勾唇,趁虛而入。

    許清知下巴猛然揚起一個漂亮的弧度,眸子瞠大,盯著白色的天花板,眸子有一瞬間的失神。

    下一秒,她縮起了身體,一手緊緊扣住他的肩膀,將臉埋在了他的懷里……

    細細碎碎的聲音輕輕響起來,黎墨緊緊咬著牙,攬著許清知的肩,埋首她的頸窩。

    氣氛酣熱。

    黎墨在她的耳邊偶爾穿出低聲呢喃的夸贊,當然這種時候的夸贊,毫無例外是讓許清知更加羞恥的話。

    “喜歡嗎?”

    他低問她,許清知咬著唇,閉著眼睛,羞于回答。

    “嗯?”

    他加重了力道,再次逼問她。

    許清知突然睜開眸子,對上是黎墨含笑的眸子。

    她張了張嘴,似乎掙扎著想要說什么,結果一串電話鈴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許清知連忙抿緊了張開的唇,將話吞咽了下去。

    轉頭看向旁邊,那是剛剛在混亂中,被甩到床上的黎墨的手機。

    隱隱能看到來電顯示是文字備注,而不是一串陌生的電話號碼。

    至于寫的是什么,許清知在側面無法看到。

    她轉頭看向黎墨,神色已經有些清明。

    黎墨勾唇,“別管……”

    許清知自然無所謂。

    可電話鈴聲響了一遍又一遍,掛斷又重新打過來,簡直不眠不休。

    黎墨被吵的煩了,難免有些力不從心,冷著臉將電話接了起來。

    “喂?”

    “黎總。”

    是助理馮耿的聲音。

    黎墨心情不好,“你最好是有人命關天的事情……”

    “黎總,莫小姐剛剛差點跳了樓,現在情緒很不好……”

    黎墨的眉心瞬間皺了起來,“跳樓?”

    只有兩個人的房間里,安靜的仿佛只有空氣。

    話筒里傳來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許清知的耳朵里。

    僅僅瞬間,剛剛所有的熱情像是被突然潑了一桶冰水。

    從頭到腳。

    看著兩個人此時此刻的姿勢,她抿了抿唇。

    心中卻是一種違心的笑。

    許清知,三言兩語就被男人迷惑到如此地步,真是……蠢透了。

    “我讓你看著人,你差點把人看死?”

    他聲音沉冷,明顯在對這件事感到不悅甚至是憤怒。

    任誰都能聽的出來,莫曉娜的生死,對他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抱歉,黎總,是我的疏忽,是莫小姐突然說想吃水果,我買回來之后就發現她差點從窗戶上跳下去……”

    “那她現在怎么樣?”

    “一直再鬧著,黎總,您還是過來一趟吧……莫小姐現在誰的話都聽不進去。要是她再找機會……”

    黎墨低頭看著躺著的許清知,卻見她正目光清淡地看著她。

    “你先把人看緊,我馬上過去。”

    許清知唇畔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黎墨掛斷手機,低頭在她的唇上吻了吻。

    “莫曉娜那里出了點事情,我必須要過去看看,你乖乖在家等我。”

    【我覺得我得改文……】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