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之魔帝歸來 > 第681章 畢業之前,我可以的!

第681章 畢業之前,我可以的!

作者:不可愛的蘿卜醬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都市之魔帝歸來最新章節!

    在這件事上,雖然她的爸爸也強烈的反對過,但劉家勢比陳家要大的太多。

    包括陳老爺子在內,不管有多反對,最后還是成了那樣子,甚至連掃墓,劉家也不準許。

    悲痛憤懣的陳四常,只得在這邊修一座衣冠冢。

    陳芷雪眼神變幻了片刻,眼中流露出了堅定,她低聲道:“我要回家,我要把我媽媽接回來!”

    蘇塵抱著她,輕聲道:“到時候誰敢攔,我就送誰下地獄。”

    陳芷雪嘴巴彎了彎,又向下撇了撇,強忍著情緒道:“如果是我外公不肯的話,你可得留點兒情,怎么說都是我外公,是我媽媽的爸爸。”

    蘇塵依舊輕聲道:“殺戮雖然是解決事情最簡單粗暴的法子,但并不是唯一的法子,到時候,你外公會心甘情愿地接受一切。”

    “嗯。”陳芷雪沒再說話,依偎在蘇塵懷里。

    沙發上的蘇果果,嘴里叼著半片面包,呆呆看著他們,片刻后,她揉了揉胸口,心里覺得很是受傷。

    蘇塵動了手腳,她聽不到兩人在說什么,但這狗糧蘇塵卻沒有吝嗇的意思,一把又一把地給她嘴里塞著。

    面包配狗糧,旁邊還放著牛奶,所以并不怕被噎著。

    “好了。”陳芷雪離開了蘇塵的懷抱,要是只有她和蘇塵在,那自然想怎么抱怎么抱,想抱多久抱多久。

    可當著蘇果果面的話,還是有點太考驗她了。

    蘇塵臉色重新變得平常,看了眼蘇果果。

    在這一點上,蘇彌生要比蘇果果識相多了,只是低著頭吃東西,實在是吃不下,就低頭看手機上的屏保,要多認真有多認真。

    “吃好了嗎?”

    蘇果果訕訕點頭。

    “吃好了,那就走吧。”蘇塵朝外走去。

    蘇果果喝了口牛奶,往下順了順,然后小小地打了個嗝,接著從椅子上跳了下來,拉起蘇彌生朝外面跑去。

    至于武月兒,現在則待在自己的房間中,默念著蘇塵留給她的東西。

    今天的天氣格外的陰沉,烏云壓得很低,尤其是在望天,仿若伸手可摸。

    “今天是有雨還是有雪?”蘇果果小聲嘀咕道。

    蘇塵抬頭看了一眼,淡淡道:“什么也沒有。”

    蘇果果不信,拿手機搜了搜道:“什么也沒有?不會吧,這天起陰成這樣,不下點兒東西哪說的過去,而且,天氣預報都說,今天有中到大雪呢。”

    一旁的蘇彌生也是認同地點頭。

    這樣的烏云,感覺只要再過一點點時間,鵝毛大雪就會嘩啦啦地下來。

    她眼中有些期待,在霓虹的時候,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她在的平安京那邊很少會下雪。

    “今天不會下。”蘇塵又是說了一句,背著手,慢慢朝下走著。

    “嘁,我不信!老哥,要不咱們來打個賭吧?”蘇果果眼珠轉了轉,嘿嘿壞笑了一聲。

    “打賭?”蘇塵饒有興趣:“賭什么?”

    蘇果果想了想道:“誰輸了,誰得伺候對方一天!”

    蘇塵點了點頭:“賭了!”

    蘇果果見他答應這么干脆,心里有點不妙,趕忙道:“先說好,什么手段都不準用!要讓它自然地發生!”

    蘇塵呲笑一聲:“跟小屁孩兒賭還要用手段?”

    “切,少看不起人,這次你輸定了!”被說成小屁孩,蘇果果頓時表示強烈的不服和抗議。

    她看向陳芷雪和蘇彌生,接著道:“芷雪姐姐,還有彌生,你們也來下注,到時候讓我哥伺候咱們三個。”

    陳芷雪心情好了很多,剛才一路聽著這兩兄妹的對賭,她現在也有點拿不準,今天到底會不會下。

    天上烏云陰沉的嚇人,感覺不下點兒什么真的就說不過去,可現在蘇塵說了不會下,那很有可能真的不會下……

    那現在要賭哪邊呢?

    分不清楚到底下不下,自然也就選不好要下哪邊的注,她眼眸轉了轉,笑道:“那,我就和果果一樣,賭今天會下雪。”

    “我、我也一樣。”蘇彌生小聲說道。

    蘇塵呵了一聲。

    “哥,先說好啊,你可不準耍賴!”蘇果果相信蘇塵有這個能力,所以必須再三強調。

    一旁的蘇彌生看著蘇塵的目光中,也有著幾分警惕。

    蘇塵又是呵了一聲,以當哥哥的威嚴俯視著蘇果果。

    “切!等會兒就要你的好看!”蘇果果一臉地憤憤。

    幾人下了望天。

    另一間房子里,趙力扶著肚子越來越大的云彩走了出來。

    “早上好,蘇爺,大小姐。”他遙遙喊了一聲。

    蘇塵看了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陳芷雪、蘇果果和蘇彌生看著云彩的肚子,眼中都有些心驚肉跳,忍不住道:“千萬得小心著點兒啊。”

    “沒事,有我呢!”趙力一臉笑呵呵,臉上帶著要做父親的榮光。

    陳芷雪眼中若有所思,蘇塵說過,要等到她根基穩固后,才會、才會想其他的事情。

    這句話的意思,也便是要等到她達到練氣五層才可以。

    “畢業之前,我可以的!”陳芷雪眼眸瞇成了兩個月牙,在心里偷偷地笑了笑。

    蘇塵先將陳芷雪送到了青月山,然后驅車回了老家。

    他早早就將手里所有房子的鑰匙都給了張晴,但張晴依舊沒有決定好要搬去哪。

    昨天蘇果果過來出主意,出的卻是個餿主意,什么這個月住這邊,下個月住那邊,心情好了在這邊住兩天,心情不好就去那邊住幾天,總之想住哪就住哪……

    這當場讓張晴給她攆回了望天。

    盡管蘇塵覺得這么也可以,不過有果果的前車之鑒,他也就沒有再開口。

    他帶著果果和彌生進了門以后,張晴與蘇建中也在準備著,兩人同樣一身素色衣服。

    “來了,別坐了,直接去吧。”蘇建中臉上隱有感慨,真算起來,這是他們第一次全家過去掃墓。

    以往,都是他匆匆去匆匆回。

    蘇塵沒說話,提起桌子上放著的供果,朝外面走去。

    張晴也提起了一個籃子,里面裝著紙錢元寶。

    她深吸口氣,面色平靜道:“走吧。”

    幾人上了車,朝著南城外走去。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