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農女有田超給力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第四百二十七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農女有田超給力最新章節!

    第四百二十七章  自古英雄出少年

    很快,黃大夫便將兩個病患當中那個看著年輕一些的人挑走了。

    剩下那個年齡大一些的留給了白瑾梨,讓她來進行診治。

    “白大夫,開始吧。”

    “莫急,我建議比試之前,先找郭太醫跟耿大夫對兩人進行把脈檢查。”白瑾梨開口。

    “錦小黎,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方才可是你親口答應要跟我比試的,現在又扯著郭太醫跟耿大夫過來是幾個意思?”

    “黃大夫,你這么激動做什么?只是讓他們確診一下病患情況,又不是讓他們動手幫我,難道這也影響我們的比試?”白瑾梨微微挑眉看著他。

    “當然!說好的我們兩個人切磋,自然不能麻煩了別人。”

    “黃大夫,你為何對我提出讓郭太醫跟耿大夫查看兩人的要求如此抗拒?莫非,你在這兩個人身上動了手腳不成?”

    “怎么可能!”

    “既然沒有,讓郭太醫跟耿大夫檢查一下又有什么問題?反正他們只是看看,在我們切磋結束之前,也不會開口說什么,為何不能?你給我一個理由。”白瑾梨繼續開口。

    聽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后,圍觀的那些人眼神也在黃大夫跟那兩個病患的身上掃視了起來。

    這兩個病患可是黃大夫帶來的人,方才他又主動開口要自己先挑選病患。

    如今白瑾梨只不過提出讓郭太醫跟耿大夫提前檢查一下而已,又不是幫忙作弊,黃大夫都在拒絕。

    這怎么想,怎么感覺都覺得里面有貓膩啊。

    難不成,黃大夫真的……

    “黃大夫,老夫覺得白大夫提出的這個要求很合理,不知你為何要拒絕。”薛子安開口。

    “是啊,白大夫也說了,只是讓郭太醫跟耿大夫看看,在切磋結束之前,他們又不會開口說什么,更不會出手幫忙,怎么看對你們的切磋都是沒有影響的。”

    “就是,難不成,你當真在兩個病患身上動了什么手腳?”

    “……”

    聽著越來越多的質疑聲,黃大夫不由自主的看了自己家學徒一眼,隨后冷哼一聲開口。

    “呵,行,那便檢查吧,老夫問心無愧。”

    聽著黃大夫這么說了,郭太醫跟耿大夫當真走到了兩個病患身旁,對他們進行了交叉檢查。

    檢查完后,兩個人的視線在半空中交融,面色看起來也似乎有些奇怪。

    就在這時,就聽白瑾梨開口:“既然郭太醫跟耿大夫已經檢查完畢,那么現在我們之間的切磋也可以開始了。”

    “嗯哼。”黃大夫悶哼一聲,蹲下身子開始幫他身邊的那個病患把起脈來。

    白瑾梨先習慣性的將自己的口罩手套帶上,隨后開始幫那個人檢查生命體征。

    看瞳孔,脈搏,頸動脈,又拿出她的簡易儀器測了測那人的心率,隨后便是把脈。

    等一番檢查做完之后,她也差不多了解了這個人的病情。

    應該是腦中風引起的昏迷不醒,看這樣子,應該已經昏迷了一段時間了。

    她方才替這個人檢查的時候順便看了看他身后的皮膚,有明顯的因為平躺時間久了導致的壓瘡。

    在古代這個醫療環境下,想要讓昏迷了這么久的中風病患醒來,其實是比較困難的事情。

    也不是說沒有人做到,那自然是有的,只是比較少見。

    當然根據目前的情況來推測,黃大夫肯定是拿這個人沒有辦法的,否則也不會專門將他帶到這里來了。

    但是沒關系,別人沒辦法,不代表她就沒有辦法了。

    白瑾梨先從懷中拿出一顆自制的藥丸塞進了這個病患的口中,隨后讓李云荷過來,幫忙將他的外衣解開。

    緊接著,捏著銀針的白瑾梨便開始在這個病患的身上施針了。

    此刻眾人的視線全部落到了她們兩個人的身上。

    方才白瑾梨給這個病患嘴里塞了藥丸的舉動自然是被大家看在眼中的,他們都好奇的緊,只可惜此刻不是追問的時候。

    對于黃大夫的施針救人,在場的很多人都是見識過的。

    畢竟他也不是第一次參加切磋會了,以往每次來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秀一下他的針灸之術。

    所以此刻的一大半人都將視線落到了白瑾梨的身上,想看看在面對真人的時候,白瑾梨的針灸手法是否還跟之前一樣厲害。

    很快,大家就看呆了。

    看來,錦小黎這個年輕的女子是真的天賦異稟啊!

    她在救人時那個專注的神情,那個落針時的快準穩,還有行針的速度,一看就是一個經驗極其豐富的醫者,絕非新手。

    正在施針的黃大夫明顯的感覺到今年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少了很多,不由對旁邊那個搶了他關注度的錦小黎越發不喜歡起來。

    呵,且先讓她得意一會兒吧。

    如今她越是能吸引別人的注意,等一會兒無法將病患救醒的時候,她就越慘。

    一想到這里,黃大夫的心情頓時好了很多。

    然而,也就是這個時候,就聽到耳旁傳來一陣陣驚呼聲。

    “快看,醒了。”

    “白大夫好生厲害,竟然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將黃大夫口中那個重傷未醒的病患救醒了。”

    “嘖嘖,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太厲害了。”

    “……”

    聽著那些議論聲,黃大夫面上閃過一絲不敢置信,腦袋不由自主的朝著旁邊看去。

    這一看才發現,大家說的都是真的。

    這個錦小黎竟然真的將那個病患救醒了。

    這……這怎么可能?

    她手中那個病患中風起碼有一年多了,一直昏迷不醒,他都沒有辦法讓這個人醒來的。

    錦小黎不過才扎了幾針,就將這個人救活了?

    心情復雜的黃大夫因為不夠專心,手中的銀針再次落下到病患身上時,竟然距離穴位偏了幾分。

    “嘶……”也是因為他的行針偏差,躺在地上被他救治的那個人頓時痛的抽吸了一口氣,也睜眼醒了過來。

    看著這個病患醒了,黃大夫卻一點兒都沒覺得開心。

    因為,錦小黎的病患是在他的病患之前醒來的。

    也就是說,在這一場比試中,他是輸了的。

    “快看,黃大夫治療的病患也醒來了。”

    “醒了就醒了唄,反正白大夫的病患先醒來,也就是說,這一場切磋依然是白大夫贏了的。”

    “所以黃大夫,你可以準備準備,開始夸白大夫了。”薛寧開口說道。

    “……”黃大夫本人。

    他現在就特別的想暈過去,可以嗎?

    “黃大夫,履行承諾吧。本官可是你們之間的見證人。”坐在上面的孟侍郎緩緩開口。

    “……是。”

    黃大夫聽到孟侍郎都這么說了,只覺得胸口有些發悶,尤其在對上白瑾梨那笑意盈盈的雙眼后,他越發覺得堵得慌。

    “白大夫,你真厲害。”黃大夫干巴巴的說了這么一句。

    “黃大夫,你這樣不行!得夸一盞茶的功夫才行,否則不算。”薛寧開口提醒道。

    黃大夫不由瞪了薛寧一眼,心底也將他給記恨上了。

    都怪這小子,沒事非在那里瞎起哄,硬生生的逼著他將老臉往地上摔。

    “你們莫要欺負我師父他老人家了,我來。”

    看著黃大夫的表情不太好看,黃大夫的徒弟不由站出來開口。

    “你來?跟白大夫打賭的人是你師父,履行承諾的人當然也得是你師父才行。你若是這么厲害,方才怎么不幫你師父去跟白大夫比?”薛寧開口懟道。

    “我在跟白大夫說話,與你有什么關系?”黃大夫的徒弟不由開口。

    “不好意思,這位小兄弟,薛寧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白瑾梨輕聲開口。

    “你……”聽白瑾梨都這么說了,黃大夫的徒弟沒轍,只能恨恨的瞪了白瑾梨一眼。

    “白大夫,你這個人溫柔善良,大方體貼,醫術很好,針灸之術很好,辨識藥材很好,縫合傷口也很好……”

    黃大夫在眾目睽睽之下,絞盡腦汁的想著夸贊人的話語,強忍著內心的不舒服開口說著。

    正說著,就突然聽到有人喊:“快看,那個人怎么了?”

    眾人朝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方才被黃大夫救醒的人此刻突然口吐白沫,無意識的抽搐起來。

    “我看看。”黃大夫猶如被解脫了一般停止了開口夸她,蹲下身子檢查起來。

    也就是這個時候,就聽到黃大夫身后的學徒開口說道。

    “白大夫,相比之下,我師父方才看診的這個病患病情更加嚴重一些,而且方才我師父看診的病患也只是比你看診的病患稍微晚醒了一小會兒而已。”

    “若是仔細說起來,你并不算真的贏了。”

    “少年,現在這個時候你不去關心你師父手下的病患到底是什么問題,如何救治,反而跟我在計較這些,有用嗎?別忘了,是你師父自己先挑選病患的。”

    白瑾梨說起這話的時候,語氣中莫名帶著一絲冷意。

    “黃麻,你過分了。別忘了身為一個醫者的信仰是什么?”

    “你跟你師父之前到底做了哪些,老朽不想開口提出來,你不要不知好歹。”

    也就是這個時候,耿大夫也用那種嚴厲的眼神看著黃大夫的徒弟開口。

    “咦?耿大夫說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啊,難不成有問題?”

    “……”

    只不過看在此刻那個病患情況危急的份兒上,耿大夫說了黃大夫的徒弟兩句后,便不再繼續,而是喊著郭太醫一并過去幫那個病患檢查了起來。

    “白大夫,你說,那個病患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何會突然抽搐不止,口吐白沫?”薛子安站在白瑾梨身邊,不由開口問她。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