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神殿傾天之妖妃好甜 > 第四一一章 君澤真面目

第四一一章 君澤真面目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神殿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節!

    “哦。”

    我不咸不淡地答著,躬下身利索地解開纏在我腳上的魚線。

    君澤麻袋遮身,照理說視線也該被麻袋所縛,但奇怪的是,他不止能在怪石嶙峋的崖底行走自如,還能窺見我的一舉一動,甚至一顰一笑。

    他見我的腳踝被魚線勒出了血,猛地俯下身,以冰涼的雙手按著我腳踝處的傷口,頗為歉疚地說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眉頭微皺,總覺他手心處似有涼涼的異物,軟軟的,甚至還帶了些水分,觸感尤為惡心。

    “你手心中藏了什么?”我拂去了他的手,偏頭詢問著行為舉止尤為怪異的君澤。

    君澤搖了搖頭,忙將雙手藏于身后,“沒什么。”

    我雖看不見他的神色,亦感受到了他此時此刻的驚慌。他手中,定然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玩意兒。

    不過,我向來不愿強人所難,他既不愿給我看,我也不強逼。

    “說說看,為何要將我拽至崖底?”我站起身,冷睨著麻袋遮臉的君澤。

    君澤支支吾吾道,“捕食。誤將你當成了飛鳥。”

    “我是很輕盈沒錯,但你沒長眼嗎?我這么大一個人,怎么會是飛鳥!”我反問著他,總覺他嘴中沒一句實話。

    “嗯,我沒長眼。”君澤答著,旋即稍顯落寞地轉過身,在怪石嶙峋的崖底行走自如。

    難不成,他當真沒長眼?

    我意識到自己的無心之言可能中傷到了他,遂橫跨過腳下一片泥濘不堪的泥淖,直接無視了邊上怪石嶙峋荊棘叢生的羊腸小道,御劍而行,在君澤身后不遠不近地跟著。

    “君澤,你可知該如何離開此處?”

    “嗯,但我不想告訴你。”

    “你就不怕我直接殺了你?”我反問道。

    君澤頓住腳步,緩緩轉過身,攏于麻袋中的腦袋稍稍晃了晃,“不怕。你殺不死我。”

    “是么?”我隨即亮出手中冰刀,在他跟前晃了晃,“速速告訴我古戰場出口,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

    君澤輕笑,“且歌,你從來都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

    他竟認得我?看樣子,似乎還很了解我。

    我悄然收回手心冰刀,趁他不備猛然湊上前欲揭開他臉上的麻袋。

    君澤厲聲急呼,“住手!你這刁婦!”

    他顯然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俯身捂頭鼠竄。

    我只想見一見他的真容,不成想他竟如此激動,“長期套著麻袋,不覺得悶么?”

    “你哪里懂得活在陰霾之中的人遭受了多少苦難!”君澤神神叨叨,蜷縮在角落瑟瑟發抖。

    “我確實不知你遭受了多少苦難。但我確信,我遭受過的苦難,絕不比你少。”我忽而憶起自己灰飛煙滅之后在元神藏在黑盒子中修養的那段時間,暗無天日,沉悶,壓抑,看不到希望。

    沉默了大半晌,君澤異常激動的情緒終趨于平靜。

    他緩緩起身,朝我徐徐走來,“幫我做一件事,我助你離開此地。”

    “我憑什么信你?”

    君澤聳了聳肩,“不信就算了。你出不出得去,于我而言,并無區別。”

    “你可真是個怪人。求人幫忙態度還這么差!”我小聲嘀咕道,轉而又耐著性子詢問著他,“你要我幫你做什么事?”

    “嗯,我是個怪物。”君澤心平氣和地說著。

    我滿頭黑線,委實不解君澤為何要這么說自己。我雖未見過他的真容,但聽他潤澤悅耳的聲音,便覺他的相貌不會差到哪里去。

    君澤站定在我身前,沉吟了許久,終于開口,“我從未做過夢,能替我造一場夢嗎?我希望,夢中有你。”

    “不。即便是夢,我也不愿和你有一絲一毫的牽連。”我厲聲拒絕著他。

    君澤低笑道,“你想哪里去了?你可以在夢中為我燒頓飯,或者陪我聊聊天。”

    原來,他是這個意思。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怎么,連為我造一場夢都不可以嗎?”君澤輕聲質詢著。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君澤聲音中透著一股幽怨,好似與我有著深仇大恨。

    “且歌,相信我。只要你替我造一場夢,我定助你逃離此地。”君澤收起渾身戾氣尖刺,朝我劃出了一大步,頗為誠懇地說道。

    我盯著面前灰不溜秋的麻袋,心下思忖著左右不過是替他造一場夢,于我而言,并無損失。

    深思熟慮后,我終于答應了君澤的請求,捻了蛛網,朝他輕擲而去。

    無意間,我竟瞥見他手心中顧盼分明的眼珠子,驚愕不已。

    入夢后,我心急火燎地撥開夢境迷霧,抓著他的胳膊迫使他展開掌心,“你不是說你沒長眼么?”

    “我長沒長眼很重要?”君澤聲音驟冷,語氣不善地反問著我。

    “你很討厭我?”我悻悻收回手,直接了當地詢問著他。

    這回,君澤并未含糊其辭,他重重地點了點頭,旋即邀我坐在夢境中的枯木樹樁上,“想知道為什么我這么討厭你?”

    我搖了搖頭,“不想。我既已幫你達成心愿替你造了一場夢境,你也該履行承諾待我走出第五處古戰場。”

    君澤置若罔聞,兀自坐在枯樹樁上,似是在自言自語,又似是在向我傾吐著心中的秘密。

    “沒有人生來孤獨。你出現之前,主人將所有的愛都給了我。”君澤娓娓道來,話里行間,是對他主人的無限眷戀。

    “你主人是誰?”我好奇地詢問著他。

    君澤并未答話,繼而說道,“自你出現后,主人仿若忘記了我的存在,全然不顧我的死活。”

    “冒昧地問一句,你主人是誰?”我不依不撓地詢問著他,委實好奇究竟是什么樣的一個人,能成為君澤之主。

    “聒噪!能不插話嗎?”君澤聲色清冷,對于頻頻插話的我心生不悅。

    君澤可真是傲慢,在我所造的夢境中竟如此無禮地呵斥我。

    我氣得想一手捏碎夢境,但不知為何,我竟捏不碎夢境。

    “你究竟是誰?”我細細地回想著君澤所言,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極其可怕的念頭,遂抓著他的胳膊,著急忙慌地質問著他。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