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腹黑娘親萌毒寶:暗王,太兇猛! > 第566章 如此就好

第566章 如此就好

作者:北派三哥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腹黑娘親萌毒寶:暗王,太兇猛!最新章節!

    第566章 如此就好

    柳元寶顯得有些緊張:

    “大安,她真的沒有事嗎?”

    似乎是不太相信她的眼光之中閃爍著懷疑的光芒如同流離,璀璨生輝。

    柳安安仔細的又重新把脈了一番,然后最后給她墊起了被子。

    丁香背后還帶著陳年往事,而且和他們家族期間息息相關。

    唯一能夠坦誠承認的一點也只能夠是,她現在活得很好。

    脈象已經在告訴她,現在生命體征一切正常,可是她陷入了沉睡,而且臉上的淡紫色的淤青仿佛在告訴她。

    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柳安安知道柳元寶關心丁香,所以她更加不可能把這些事情告訴他,只是任憑自己唇角的弧度擴大的更加優雅。

    她一字一句說的很肯定:

    “你放心吧,你難道還不相信你娘親的醫術嗎?只要我給她開藥,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休息,她的風寒癥狀就能夠痊愈了。”

    故意的表示只是風寒引起的。柳元寶睜大了雙眼,認真的點了點頭。

    柳安安心思卻無法平靜下來,這恐怕又是幕后兇手給她設計上的一個難題,和之前史茗玥昏睡的時候狀態很是相似。

    那她已經在猜想是不是同一個人做的。

    柳安安只能夠先按照癥狀和她收集到的情報,開了一些安固身體的藥方。

    柳元寶也好像是因為這些藥的原因,終于都松了一口氣。

    濃郁的藥像蔓延在這房間之中,苦澀的氣息蕩漾出來。

    柳安安淺淺的笑了笑。這像是鼓勵。

    丁香也在他們的照顧之下,一點一點的好了起來,臉色變得逐漸的紅了,她迷茫的眨著大眼睛。

    柳元寶才松了一口氣。

    柳安安十分體貼的為她墊了墊額頭,然后唇角的微笑弧度保持著相當好:

    “現在還有沒有覺得其他的地方有些不舒服?”

    丁香搖了搖頭,只能夠看見晶瑩的水珠沖,她的眼眸之中閃爍震動的下來。

    柳安安極其震撼的發現,她的眼眸現在逐漸的回歸,如海水一般湛藍的顏色。

    柳元寶同樣也是發現了她眼光之間的變化,瞪大了雙眼。

    丁香還沒意識到發現了什么。柳元寶就端著一小塊銅鏡走了過來:

    “你看看……”

    他甚至想的很多,以為是病入膏肓的前奏,不由得有顯得有些緊張。

    他反問柳安安:

    “丁香的病不會越來越壞吧……”

    丁香不可置信!微微顫抖,她從來沒有想到事情會如此近。

    僅僅是這樣的可能性,也讓她更加委屈的哭了出來,眼淚如同珍珠一般滴答滴答的脆弱。

    柳元寶慌忙的安慰著她。

    柳安安卻搖了搖手:

    “別擔心這些有的沒的。”

    丁香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太用力的捏住了銅器,但是不得不承認銅鏡你的自己好像和之前都不太一樣了。

    氣質上先不說發生了如何的變化,就是這樣浩瀚如藍的眼眸也讓她覺得不可思議了起來。

    丁香慌忙無措的反問道:

    “這是發生了什么?”

    就連當事人也不知道她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那平常人就更不知道。

    柳安安只能夠拍著她的肩膀,輕聲的安慰。

    最后也是她哄著丁香睡著了,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司徒暗。

    燭光幽雅,大紅喜慶顏色倒映著她的裙邊更加的嫵媚多姿。

    層層疊疊的芍藥花墜落了下來。

    柳安安今日特意的身著了一身妖艷的酒紅色長裙,只覺得換了個風格分外的好看。

    司徒暗在一旁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卻并沒有直接的表露出來,但是不得不承認,他唇角的微笑已經出賣了一切。

    清靈莞爾。

    柳安安眼眸憂慮重重:

    “我就怕這不是一個好的征兆,丁香雖然這段時間在府里過的平安無事的,但是眼眸里的變化好像在預示著別人。”

    她也是翻了古書,按照古書里的記載,西江人的眼眸要是發生了變成同色的變化,那就說明這個人的生命中的大劫數即將發生。

    她深吸了口氣。

    司徒暗極其溫柔的替她捏了捏肩膀,排除了她現在的疲憊。

    他當然也明白,柳安安究竟有多絕望。

    可是不愿意看到那一雙清亮如水的眼眸之中泛濫的春水般的混濁。

    柳安安迷茫無措的睜開了雙眼,能夠感受到那一雙寬實的大手在有意無意的摸索著自己的面頰,她一貫勾起來的微笑變得更加的微妙。

    那一雙皓月如初的眼眸里,現在閃爍的是萬千的光彩:

    “恐怕事情沒有這么簡單,丁香的眼眸發射了一遍,而且寶寶最近這段時間很喜歡她,總是黏著她,雖然說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是好事一樁,但是,我擔心牽扯過來的話可能無法處理……”

    她說的很簡單。

    司徒暗也能夠聽見她話語之中層層疊疊柔和在一起的糾結不堪。

    雖然丁香對她好,但是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兒子牽扯到其中,況且西江人的背景,根本就在古書上面沒有明確的界限。

    萬一牽一發而動全身呢?

    她不得不思考。

    司徒暗居然在一旁說的很明白:

    “無論如何我都會支持你,如果寶寶真的想和她在一起的話,我們就要保護好他。”

    柳安安倒是沒有想到她這么開明,有些調戲般的拱了拱他的手臂:

    “你就不擔心,你兒子這么早就懂得情情愛愛的事情?”

    兒童之間的感情是最純粹的。

    司徒暗卻顯得有些無所謂,他對此也是心知肚明。

    柳元寶究竟是什么性格。他也明白。

    司徒暗溫和一笑:

    “元寶如果能夠遇到一個對他好的人,況且兩情相悅也是好事一樁,也只有孩童時候的感情如此的純粹沒有絲毫的利益紛爭。”

    這話也真的是說在了她的心上。

    燭光還在噼里啪啦的鳴奏著,能夠聽到窸窣的動靜,似乎是撫平了他們兩人心中微妙的創傷。

    司徒暗也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的疲憊,把著歲月靜好。如水流淌的溫柔情感給緩解了。

    柳安安把愛人緊緊的擁在了自己的懷里,然后語氣肯定:

    “如此就好。”

    但她心弦微動,如果柳元寶只是把丁香當作妹妹來看,豈不是他們倆人就在這里瞎操心嗎?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