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 第1570章 瑯樂箏和竇井然的婚后生活

第1570章 瑯樂箏和竇井然的婚后生活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霍太太她千嬌百媚最新章節!

    畢竟過分的人是竇井然,給點教訓也理所應當。況且只出走一個晚上,想必這個男人也不會放在心上。

    她立馬收拾好衣服和孩子的用品,本著輕裝上陣的理念,只帶了一個小書包。

    “寶貝,等會可千萬別發出聲音,要不然我們就露餡了。”

    雖然瑯樂箏相信小豆子不是這么笨的孩子,但也難免為這件事頗為擔憂。

    “嗯!”竇墨乖巧的點點頭。

    瑯樂箏將小豆子裹得十分嚴實的抱在懷中,探頭探腦的從嬰兒房里出來了。

    她看見家里此刻靜悄悄的,仿佛所有人都睡著了。

    “唔!”

    小豆子不滿的悶哼一聲,似乎聞見空氣中有什么難聞的氣體。

    瑯樂箏使勁吸吸鼻子,這才聞見彌漫在空氣里的煙味。

    竇井然應該是躲在房間里抽煙了。

    “別理你爸,讓他自己靜靜吧。”

    瑯樂箏其實早就想離家出走了,只是差一個機會而已。

    在小豆子的鼓勵之下,總算是完成了心愿。

    母子兩人走到家門口時,瑯樂箏的腳步還是停了下來。

    “媽!”小刀子響亮地叫了她一聲。

    瑯樂箏被她嚇得立馬打了個機靈,輕輕用手遮住孩子的嘴巴。

    “小壞蛋,不是答應過我不出聲的嗎?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

    要是現在被母親發現了這件事,恐怕就難辦了。

    “唔!”

    被捂著嘴的小豆子撅著嘴,格外委屈的搖頭,仿佛在澄清剛才的事。

    瑯樂箏見他這么可憐,只好心軟的將手拿開了。

    “你別著急,媽在家里留個字條再走。”

    她左思右想,還是做不到一聲不響的就走,到頭來肯定也會傷了母親的心。

    瑯樂箏在客廳里撕了張紙,在上面簡單的留了一句話之后便出門了。

    “走吧,我們現在終于自由了。”

    瑯樂箏將小豆子抱著出門了,她招手便攔了輛車,立馬去找霍寒囂了。

    在路上時。

    她便和姜繁星提前發短信通知了。

    “繁星姐,我帶著小豆子去找你玩玩。”

    她盡量讓語氣開心些,防止對面的人察覺不對勁。

    “你現在來嗎?”

    姜繁星回消息的速度很快,像是立馬要為她準備了。

    “你們不用這么緊張,我和小豆子只是出來透透氣而已。”

    瑯樂箏最怕的就是,自己的一句話讓姜繁星和霍寒囂丟下了所有工作,就為了迎接她們倆。

    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好幾次。

    “你們吃過中午飯了嗎?”

    “該不會你和那個家伙又鬧別扭了吧?”

    “小豆子有沒有想我?”

    瑯樂箏瞬間便收到了對方發來的數條短信,關心更是顯而易見。

    “繁星姐,你不用這樣擔心我。我和小豆子真的只是出來散散步。”

    她這還沒到家門口,便感受到了對方踴躍的熱情。

    繁星姐真是個好人。

    “好了,我不催也不問,你要是到了就給我發條短信。”

    看見對面的人總算是冷靜了些,瑯樂箏可算放心多了。

    “媽!”

    小豆子瞪大了眼睛在懷里盯著她,臉上寫滿了高興。

    這么悲慘的離家出走,孩子應當是難過才對。然而小豆子卻這么開心。

    “真是個小傻瓜。”

    瑯樂箏疼愛的捏了捏他的臉蛋。

    車沒多久便停在了門口,她帶著孩子才剛下車,轉頭便看見姜繁星和霍寒囂從另一輛車里下來了。

    “繁星姐,寒囂哥。”

    瑯樂箏不好意思的叫了他們一聲。

    每次來都要給別人添上一筆麻煩,也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小豆子轉眼間都長這么大了,真是個可愛的小家伙。”姜繁星一看見竇墨,眼睛便笑成了彎彎的月牙。

    “霍霍,你快看。小豆子可比小星星發育的還要快。”

    姜繁星溫柔的抱著孩子,就像研究課題一般的探討起問題來了。

    “男孩子自然是發育的快了。”霍寒囂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姜繁星冷冷的瞪他一眼,“你這沒有情調的男人,也不知道要夸夸小豆子。”

    看著繁星懷里抱著的小不點,霍寒囂的目光中展現了片刻的溫柔,“小豆子真棒。”

    “繁星姐,你們該不會是為了我曠工吧?”

    瑯樂箏見他們兩人剛才開車疾馳回來,心中便想到答案了。

    “沒有,我和你哥今天正好休假,我們倆出去逛逛,正準備回來時就接到了你的短信。”

    姜繁星不愧是影后,臉上看不出絲毫痕跡。

    “真的嗎?”

    瑯樂箏總覺得有點不可相信。

    “爸媽!你們今天怎么回來的這么早!媽不是剛剛才去劇組嗎,怎么回來了?”

    霍星鈺唰的一聲將門打開,成功把老媽賣了。

    “小星空,你是皮癢了嗎?媽不是說過要保守秘密!”姜繁星的腦門上氣得就差沒冒出青筋。

    “有嗎?我怎么不記得這件事情了?”

    霍星鈺的心一涼,頓時想起來,媽媽剛才特意打電話囑咐了他,這下全都泡湯了。

    “你不記得沒關系,我會讓你回想起記憶的!”姜繁星咬牙切齒,露出了個自認為溫柔的笑容。

    霍星鈺渾身一涼,當即覺得大事不妙。

    “小豆子弟弟!我是你的星空哥哥,你還記得我嗎!”他眼珠一轉,立馬便開始投靠竇墨。

    只要有這個護身符在,姜繁星就不可能把他的屁股打開花。

    “霍霍,你看你兒子欺負我。”

    “這兒子還不是你一把手教出來的?”

    “霍霍,你也欺負我!”

    瑯樂箏看著面前這么恩愛的一家人,不由自主的晃神了。

    “我們都別在外面站著了,今天你剛好來家里,我要為你做頓大餐!”姜繁星擼起袖子,仿佛要干大事業了。

    “繁星姐,不用這么麻煩了。我們來時已經吃過飯了。”

    瑯樂箏就知道姜繁星有多熱情,所以也害怕她為自己著想。

    “寒囂哥,繁星姐。你們不用為了我把工作丟在一邊,我真的什么事也沒有。”

    她下意識便猜到了,肯定是因為平時她和竇井然的感情令人擔憂,所以才讓別人為她這么考慮。

    “你以為能瞞得過你哥?”霍寒囂低沉的開口道。

    若是真如瑯樂箏所說的什么事都沒有,她和孩子出來玩時也會帶上竇井然。

    顯然,這就是吵架了。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