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 > 第441章 0441憋出內傷

第441章 0441憋出內傷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最新章節!

    第441章 0441憋出內傷

    薄希爵雖然看不到,嘴巴也被封住,可是他卻能夠聽得到腳步聲在慢慢的靠近。

    身體里面緊繃著的那一根弦,仿佛下一秒就會斷開。

    女人摁下班級,機械之間的碰撞,是那么的清晰。

    然后,便是對著倒在地上的薄希爵開槍。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蘇意禮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房間門口。

    當蘇意禮在見到這一幕的時候,眉頭深深皺在一起,用力踢開腳下的半截磚頭,磚頭朝著薄希爵的面前飛去,剛好擋住了飛行中的子彈。

    如此快的反應速度,簡直已經是異于常人的存在。

    拿著槍的女人在見到蘇意禮之后,立馬就知道他們今天的行蹤已經被暴-露,直接就跟她旁邊坐著的男人一起從窗戶翻閱了出去。

    蘇意禮原本也打算去追這兩個人,可是看到倒在地上身體抖得厲害的薄希爵,最終還是放棄了。

    他走到薄希爵的身邊蹲下,用力將薄希爵眼睛上面蒙著的布給取下,又將嘴巴上面封著的腳步也給撕了下來。

    雖然房間里面的光線非常的黯淡,可是對于十多個小時沒有見到光的薄希爵而言,已經算是非常刺眼了。

    當然,光線刺眼也就算了,當薄希爵掃視一下四周,發現一個死人還壓-在他的身上,嚇得索性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其他人聽到樓頂有槍聲響起,也連忙跑了上來。

    當他們跑到房間里面,剛好看到蘇意禮將壓-在薄希爵身上的那一具尸體給搬開。

    并且解釋道,“這家伙沒有什么大礙,只是剛剛被嚇暈了過去。”

    林俞見到這一幕,這才連忙將倒在地上的薄希爵給背在了悲傷,迅速往外面跑去。

    蘇意禮則吩咐房間里面的其他人,將這一具尸體給帶走。

    找到了薄希爵,薄夜白率先給老太太他們報平安。

    隨后才往來時的路折回。

    而被鎖在車子里面的夏淺溪,也跟薄夜白在通著電話,知道所有人都沒有什么問題之后,夏淺溪這才松了口氣,乖乖的呆在車子里面,等待薄夜白他們回來。

    約莫四五分鐘的時間,夏淺溪竟然看到了一輛白色的轎車從她的面前快速開過去。

    可能是因為太過于無聊的緣故,夏淺溪忍不住將目光給落在了這一輛白色的車子上面。

    說來也奇怪,郊區為什么會有白色的車子出現呢?而且這一輛車子,是沒有車牌的!

    就在夏淺溪看著這一輛車子的時候,突然間就對上了一雙充滿死亡氣息的雙眸來。

    因為光線實在是太黯淡的緣故,夏淺溪根本就看不清楚這一雙眼睛主人的容貌到底是什么樣子,可是夏淺溪卻感覺背脊發涼。

    詭異,實在是太詭異了!

    夏淺溪立馬就移開了自己的視線,而這一輛白色的轎車,也迅速消失在了白茫茫的大雪當中。

    又過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夏淺溪的視線里面,終于出現了一群黑影。

    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薄夜白。

    林俞跟在薄夜白的身后,身上還背著一個人。

    這個人不需要猜,夏淺溪都知道是薄希爵。

    很快,林俞就將薄希爵帶到了一輛救護車上面,而一直被鎖在越野車里面的夏淺溪,終于也可以從車子上面下來。

    夏淺溪猛然間就撲到了薄夜白的懷中,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之后,立馬又抓住男人的手狠狠咬了一口,“你這個壞蛋,以后這樣的事情不準再發生了,不管你去什么地方,我都會跟你在一起,哪怕是死,我也會跟你死在一起。”

    夏淺溪將剛剛在車子里面的擔憂都發泄出來,一張臉上滿是不開心。

    而薄夜白只是揉了揉夏淺溪的腦袋,隨后便牽著夏淺溪一起進入了救護車里面。

    救護車中,已經有專門的醫生呆在里面搶救薄希爵了。

    好在薄希爵這家伙也是福大命大,只是因為天氣太冷他凍壞了身體而已,等到身體里面的寒氣慢慢的消失,就沒有什么大礙了。

    當然,醫生還是給薄希爵輸液。

    畢竟薄家的二世子竟然都失蹤了這么長的一段時間,又從虎口逃生,如果說得太過于輕松的話,可能會讓人覺得他們很不專業。

    而被嚇暈了過去的薄希爵,在回去的途中,也緩緩的醒了過來。

    當他睜開眼睛,看到自家大哥大嫂的時候,那一雙桃花眼里面,立馬就出現了非常激動的淚光。

    薄希爵想要從病床.上面起來,可發現他的身體被禁錮在床.上,只能非常可憐兮兮的開口道,“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救我……大哥……我真的要害怕死了……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我怎么這么倒霉!”

    薄希爵雖然也是個大男人,但是在自己的大哥大嫂面前,他也開始哭哭啼啼起來。

    本來他心理承受能力就不強,如今在他的身上接二連三的出了這么多事,不是薄希爵傷感矯情,而是特么的太想要大哭一場了。

    他昨天晚上到現在的遭遇,真的小說都沒有這么的刺激。

    “昨天晚上,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薄夜白在看到自己的弟弟醒過來之后,臉上的擔憂已經消失,現在的他,又恢復到了腹黑冷漠的那個大哥來。

    “昨天晚上……”薄希爵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然后開始回憶昨天晚上的事情來,“昨天晚上吃完了火鍋之后,我就出去找我的朋友玩了,那幾個哥們說是最近有一批新鮮的貨,我們就喝了點酒打算玩一玩……”

    當薄希爵說到這里的時候,就看到了坐在薄夜白身邊的夏淺溪眼神里面滿是濃濃的鄙視。

    夏淺溪以前是聽不懂薄希爵的‘專業術語’的,可是如今認識了薄希爵這家伙也有一段的時間了,所以夏淺溪非常的清楚,薄希爵口中所謂的‘新鮮的貨’到底指的是什么……

    這家伙,是打算在女人的雙.腿中間死多少次,才會長記性?

    薄希爵也感覺到了來自自家大嫂的濃濃嫌棄,瞬間就尷尬得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咳咳……咳咳……這些其實都是小事……都是小事,主要我們幾個哥們還沒開始玩,沒想到意外就發生了。我看上的那個妞,當我解開了她的裙子,發現她掏出的那玩意比我還要大,我當場就懵了,下一秒,我就看到這女人竟然將臉上的一層類似于人皮一樣的面具給撕開,立馬從性.感的大美女變成大D猛.男,我還來不及尖叫,就直接被弄暈了過去,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可能比起死亡,讓薄希爵人生中留下一輩子陰影的,便是昨天晚上暈過去之前的那一幕吧。

    誰能想到,那么漂亮的一個女人,那玩意簡直嚇人,而且那一張精致的臉,也都是假的!

    “噗嗤——”

    夏淺溪竟然因為薄希爵陳述的事實笑了出來,而救護車里面的幾位醫生,也一副快要憋到內傷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沒有忍住。”

    夏淺溪雖然是在給薄希爵道歉,但是語氣里面卻沒有一丁點道歉的意味。

    讓他天天玩女人,現在好了,竟然玩到了這么刺激的事情。

    薄希爵非常幽怨的看了一眼夏淺溪,這才將目光給落到了自家大哥的身上,“對了,我那幾個哥們呢?他們現在如何了?”

    “都死了,全部都被砍去了腦袋,有的手腳都斷了。”

    薄夜白的語氣不咸不淡,但是落入了薄希爵的耳朵里面,卻嚇得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臥槽!這么變-態!殺他們的那個男人是畜生吧!大哥,你是在跟我開玩笑的對不對?那幾個哥們家底也很殷實,普通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動他們的。”

    薄希爵的眼中,立馬就涌現出來了愛上。

    雖然這幾個哥們也是狐朋狗友而已,也談不上有多么的交心。但是最近他們在一起玩的次數還挺多的,一下子都死了,而且死狀還是這么的血腥變-態,薄希爵有些接受無能。

    當然更多的還是自責,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這些人也不可能死。

    “你以為呢?昨天晚上殺他們的人,可是微笑小丑的殺手,希爵,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上了這么一群禍害?”

    當薄希爵在A國差點被微笑小丑給殺死的時候,薄夜白就很納悶了,好端端的,為什么會找人了微笑小丑的人呢?

    如今第二次被微笑小丑的殺手給帶走,薄夜白越發的肯定,自己的弟弟,絕對是招惹了什么不該招惹的東西。

    “我不知道啊,我最近很忙連招惹別人的機會也沒有。”

    薄希爵滿臉都是委屈跟無辜。

    “最近半年呢?”

    “最近半年沒有任何大事。”

    “最近一年呢?”

    “也沒有!”薄希爵回答得非常的干脆果斷,他人生中除了跟藍慕賢的那一件恩怨之外,其他傷天害理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做過。

    而那一件事情,也不可能惹怒微笑小丑的人啊。

    “你給我好好的想,第一次,第二次我們可以救你,但是這樣的事情還會有第三次第四次,總有一次你還是會死!”

    薄夜白的語氣非常的嚴肅,而薄希爵則只能開始絞盡腦汁的想了起來。

    一時間,救護車里面非常的安靜。

    兩三分鐘過去,薄希爵這才用力拍了拍病床,蒼白的臉色因為激動而顯得異常紅潤,“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