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489章 我們還是和好吧

第489章 我們還是和好吧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總裁的新婚罪妻最新章節!

    第489章 我們還是和好吧

    容淺淺對著報告書發呆。

    真相來的太過突如其來,她不知道如何面對。

    長久以來的疑惑,以一個十分可笑的方式在她面前展開。

    “是因為這樣嗎?媽媽?因為你知道我就不是你的女兒,所以你才會從來不關心我,不管我多么努力,你都不愛我?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嗎?”

    容淺淺喃喃自語著,隨即,手機亮了一下,她看到來自陸晉淵的那條短信。

    她想要刪除,手最后還是沒按下去。

    ……

    陸晉淵和溫寧回到了醫院,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結果。

    而終于,在等了三天后,容淺淺出現了。

    “那個人,現在在哪兒?”

    溫寧帶著她去了病房門口,卻沒有讓她進去。

    她怕會刺激了白玲玉。

    容淺淺就在外面看著,白玲玉現在病得已經很重了,眼睛都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但是,知道溫寧來了,還是和她不停地說話。

    她擔心,以后就沒有機會說了。

    容淺淺突然就想起了自己當時哭著喊著要去見母親最后一面的樣子,那時候她什么禮儀都忘了,可是,卻被關在小黑屋里待了一天。

    第二天,去世了的母親已經變成了一捧灰,她的遺愿是被撒入大海里。

    什么都沒有給她留下,連一句話都沒有。

    她想,如果沒有抱錯,或許,現在那個急的團團轉的女兒會是自己。

    容淺淺推開門,走了進去。

    溫寧嚇了一跳,怕她亂說話。

    “你是?”

    白玲玉感覺有人進來了,問道。

    “我是給你捐獻骨髓的人。”

    白玲玉聽到這兒,一下笑了,“是真的嗎?那真是太感謝了。”

    “寧寧,這樣我就能看著你得到幸福了,真是要感謝這位好心人。”

    “……”容淺淺沒說話,她看得出來面前的女人病得厲害,要是把真相說出來,把她氣個好歹的。

    溫寧連忙把她帶了出去,“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從來不說假話。”

    容淺淺冷冷回答,“把手術的時間安排好,我會過來的。”

    溫寧連忙道謝,容淺淺卻沒有理會她,直接離開了。

    陸晉淵得知這個消息,也不是很驚訝,立馬安排人去手術。

    而因為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就是在等捐獻骨髓的人,所以,效率也是很高。

    第二天,就安排了一系列的檢查,把白玲玉送上了手術臺。

    容淺淺剛剛抽完骨髓,還有些虛弱,卻把溫寧叫了過來。

    “你知道我為什么要同意你的要求嗎?”

    溫寧搖了搖頭,反正肯定不是因為錢。

    “從我小的時候,我母親,不對,是你的母親,就一直對我很冷淡,我曾經無數次在自己身上努力地找原因,但是,都找不到。”

    “現在我釋然了。”

    容淺淺疲憊地說著。

    “不是我不夠好,而是,她愛得那個孩子,從來就不是我。”

    “不……或許只是她不會表達呢?”

    溫寧看到她這樣,莫名地心疼。

    但是容淺淺搖了搖頭。

    有些事,不是一兩句安慰就能釋懷的。

    就在兩個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時,容老爺子打來了電話,容淺淺這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好幾天,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情況。

    “爺爺。不對,或許我不能再這么稱呼你了。”

    容老爺子完全不懂這什么情況,“怎么了,淺淺?你發生了什么?”

    “我……我找到了容家的親生骨肉,我根本就不是容家的孩子。”

    容淺淺淡淡地說著。

    容老爺子一下愣住了。

    “什么叫不是容家的孩子?你在胡說什么?”

    容淺淺搖了搖頭,“我在說什么,您應該明白的……”

    容老爺子頹然地坐在椅子上,思考著容淺淺的話。

    容淺淺的母親容念安,是他最喜歡的女兒,從小就聰明靈動,他也花了很多心思去培養她。

    但最后,這個最讓他得意的掌上明珠,卻不知道和哪個窮小子好上了。

    最后,還生下了一個孩子。

    但畢竟還是他的女兒,他就算不喜歡,又能怎么樣?

    只能接受了。

    但容念安后來對那個孩子的態度也很是奇怪,沒有當初死活要生下她的堅決,反而有點冷淡,容老爺子只以為是因為這孩子拖累了她的人生才會被她不喜歡……

    他突然記起,容念安死前,留下了一封信,說讓他等到容淺淺結婚再給她。

    于是立馬找了過去。

    打開那個陳舊的信封,里面娟秀的字體,記錄了當時發生的一切。

    “淺淺,如果你看到這封信,想必你已經嫁為人婦,有了一段新的人生,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能對你說出真相——你不是我的女兒,當年,我和你的父親相戀,他卻因為容家某些人的陷害而死去,為了保住我的孩子,我選擇逃出去生下她,但是,我怕這個孩子回到容家會變成下一個我,就自私的決定給她一段平凡的人生。我賄賂了當時的醫生,讓他把你和同產房的另一個產婦的孩子做了交換。后來,我將你帶了回去,你按照父親的想法長大,但我卻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你……那是我一生都無法抹去的罪行,所以我不敢親近你,也沒有臉去對你做什么要求,對不起,如果有可能,下輩子讓我好好補償你。”

    容老爺子見到這封信,突然老淚縱橫。

    他知道自己的女兒后來就不快樂,卻不知道是為了什么。

    是他的固執害了女兒,也害了容淺淺。

    “淺淺,我把你母親留給你的信,給你看。”

    容老爺子把信傳真過去,容淺淺看完后,笑了笑。

    如釋重負。

    或許,還有幾分怨恨。

    但終究,什么都說不出口了。

    溫寧把紙巾地給她,隨即,走了出去。

    容淺淺這才在無人的房間里掉了眼淚。

    溫寧把事情和陸晉淵說了。

    此時此刻,她突然感觸很深。

    人要做的,或許就是抓住當下的幸福。

    而不是等到陰差陽錯,失去了重要的東西后,才追悔莫及。

    “陸晉淵……我突然……有點想說,要不然,我們還是和好吧?”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