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50章 洗干凈脖子等著!

第50章 洗干凈脖子等著!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50章 洗干凈脖子等著!

    作為云江地下世界的一方霸主,同時也是手中掌握著數萬人生計的巨富,沈畢陽是這座城市,乃至于江北省最強有力的男人之一!

    然而,即便是取得了如此成就,沈畢陽卻從來都沒有志得意滿過,更沒有頭腦發昏到目空一切,因為他比誰都清楚,能夠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是何等的不容易。

    想當初他從一個小小的泥瓦工,在工地上摸爬滾打,與工友斗,跟工頭爭,幾次差點被人活埋在工地里。

    當他身邊終于聚集了一幫兄弟,開始在云江的地下世界嶄露頭角,可這個時候,他又面臨著與其他團伙的斗爭。

    終于,經歷過無數次的爭斗之后,他走到了如今的地位,成為了云江地下世界的一方大佬。

    但他卻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反而比以前更加的謹慎。

    因為在云江的外部,還有很多的對頭和敵人,他們或明或暗的隱隱把矛頭指向畢陽集團,想要將他的基業一口吞下。

    為了拓展生存空間,沈畢陽曾經三次渡江而下,卻都鎩羽而歸。

    甚至,有一次他還差點把命丟在了云江南岸!

    也是自那之后,沈畢陽心中那剛剛冒起的狂傲與自滿,被那當頭一棒打的無影無蹤!

    他開始轉變策略,先夯實自己在云江的基礎,積蓄力量,再伺機渡江南下!

    在數年的隱忍苦干之后,渡江南下的契機就快要出現了,沈畢陽開始了謀劃。

    坐在集團總部頂層的辦公室里,沈畢陽正在看著一份資料。

    這個時候,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這是沈畢陽的心腹,也是他最信任的兩個生死兄弟之一,程泉文。

    不管是家里還是公司,能夠自由進入沈畢陽辦公室的,除了小兒子沈正龍之外,就只有程泉文和陳長流這兩個兄弟!

    就連他的長子沈正航,都不能隨意出入。

    “泉文,有事?”

    沈畢陽放下了手中的資料,問道。

    程泉文微微點頭,說道:“大哥,剛才我接到了蓉姐的司機打來的電話,她出事了。”

    沈畢陽說道:“泉文,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直接叫她的名字,她還擔不起你的一聲姐!”

    程泉文說道:“該有的規矩還是要有的。”

    沈畢陽哼道:“規矩?你是我最信任的兄弟,這就是規矩!”

    微微搖了搖頭,程泉文說道:“雖然蓉姐成不了大嫂,但她畢竟是大哥你的女人,我叫一聲姐也是應該的。”

    “你呀,從來都是這樣……”

    沈畢陽無奈的搖搖頭,這才問道:“她出什么事了?”

    因此便能夠看出,在他的心中,揣蓉的份量遠遠不如程泉文重要。

    程泉文說道:“司機打來電話,說蓉姐被人扔到了云江里,目前正在江水中泡著,很危險。”

    聞聽此言,沈畢陽眉頭一皺,沉聲問道;“什么人干的?江南的人過來了?”

    “不是趙永純的人。”

    程泉文搖頭,說道:“司機說那是一個年輕人,好像是跟蓉姐的弟弟有過結,蓉姐要替弟弟出氣,結果被對方反制了。”

    “被對方反制了?”

    沈畢陽聽到這話,不由皺起了眉頭,“揣蓉身邊的人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程泉文搖頭說道:“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司機說對方很能打。”

    沈畢陽就笑了:“該不會是一條過江龍吧?現在對方有什么要求?”

    程泉文說道:“對方要你親自過去。”

    “嚯!”

    沈畢陽笑呵呵的說道:“看來,此人是沖著我來的。”

    程泉文沒有說話,他知道,沈畢陽這是在做決定。

    “那你覺得我該不該去?”沈畢陽問道。

    “從情感的角度來說,大哥該去。”

    程泉文說道:“畢竟蓉姐是大哥的女人。”

    沈畢陽問道:“那如果從其他角度,該不該去?”

    程泉文說道:“大哥既然已經有了決定,何必再為難我?”

    沈畢陽不禁搖頭:“你呀……”

    略微頓了頓,他站了起來,“去!我倒是要看一看,究竟是什么過江龍!”

    程泉文點頭說道:“我去安排車。”

    ……

    僅僅不到一個小時,沈畢陽乘坐的防彈轎車就到了碼頭。

    “大哥,我先下去看看。”

    程泉文打開了車門,同時對坐在前排副駕駛上的一個青年說道:“小吳,保護好大哥。”

    小吳點頭說道:“是,程總。”

    僅僅片刻之后,程泉文就走了過來,“大哥,事情都弄清楚了,是蓉姐派人去對付一個叫江川的年輕人,結果被對方反制了。”

    沈畢陽問道:“人呢?”

    程泉文說道:“蓉姐在江里泡著,對方在棧橋上,坐在護欄上的那個人就是江川。”

    “哦?”

    聞聽此言,沈畢陽不禁微微動容,“他竟然一直在這里等著?”

    程泉文點頭說道:“根據蓉姐的司機的說法,是的。”

    “此人不是愚蠢,就是有著強大的自信!”

    沈畢陽呵呵笑了起來,“很久沒有見過這么有膽量的年輕人了,走,下去會一會他。”

    程泉文剛想勸阻:“大哥……”

    沈畢陽擺了擺手:“沒事,有你和小吳在我身邊,我相信他傷不了我。”

    程泉文只好點了點頭,叮囑道:“小吳,提高警惕。”

    三人下了車,直奔棧橋而去。

    “沈爺,程爺!”

    一個人急忙跑過來問好。

    沈畢陽唔了一聲,問道:“是你開車帶你們蓉姐過來的?”

    聽到這話,司機的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沈爺……”

    然而,沈畢陽卻是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直接走了過去,只留下司機一臉慘白的呆在那里。

    三人龍行虎步,來到了棧橋上,首先就看到了三個人。

    其中有兩個人的臉高高的腫脹著,看起來十分的狼狽和凄慘,剩下的一個年輕人坐在護欄上,正在眺望著遼闊的江面。

    “沈爺,救命啊,我在這里……”看到沈畢陽過來,揣蓉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大聲呼喊。

    此刻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溫度也降低了不少,她在江水中泡了半個多小時,整個人早都已經凍了直哆嗦,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在發抖。

    可讓她失望的是,沈畢陽就好像完全沒有聽到她的呼救聲似的,只是目光直直的盯著坐在護欄上的江川。

    “沈,沈爺!”一直陪在江川身邊的紋身男二人急忙彎腰問好,同時心中暗暗叫苦,他們沒有想到沈畢陽竟然真的親自來了,如此一來,他們背叛了揣蓉的事情一定會被沈畢陽知道。

    接下來他們兩人會是什么下場,他們都不敢想象。

    “這位兄弟,從哪里來?”沈畢陽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著江川問道。

    “你就是沈畢陽?”

    江川收回了目光,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了一下沈畢陽,淡淡的說道:“你的女人請我來的。”

    沈畢陽呵呵笑了起來,“小兄弟,婦道人家不懂事,你也已經懲戒過她了,不如讓她上來如何?”

    此話一出,站在旁邊的紋身男二人登時傻眼了。

    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沈畢陽竟然會跟江川求情,這還是那個在地下世界雄霸一方,讓不知道多少人談之色變的沈爺嗎?

    然而,接下來江川的回答,卻更是讓他們呆住了。

    “不如何。”

    江川淡淡的說道:“她請我來,我就來了,我請她去江里洗澡,她就不能上來。”

    “沈爺,我快死了,救命啊……就是他把我扔下來的,你快把他抓起來也扔到江里……”棧橋下,傳來揣蓉的呼喊。

    “小兄弟叫江川是吧?”

    沈畢陽臉上的笑容不變,“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不如劃下道來,看我沈某人是不是滿足小兄弟的要求?”

    “想救她是吧?沒問題!”

    江川歪了歪頭,“你親自下去把她撈上來,你們就可以離開!”

    沈畢陽笑呵呵的擺了擺手,說道:“江兄弟玩笑了,現在天涼了,我這把老骨頭下了水,怎么也要去掉半條命,不如換個條件?”

    江川神色平靜的問道:“比如說,把我扔到江里?”

    “江兄弟,我叫程泉文,既然你把我們叫過來,肯定也是想解決此事,我說的沒錯吧?”程泉文開口了,“既然如此,還請你拿出談判的誠意。”

    江川問道:“你能代表沈畢陽?”

    程泉文還沒有說話,沈畢陽就當即說道:“他開口,就相當于我的話。”

    江川問道:“他能代你去死?或者,用你的命來交換他的命?”

    “我們兄弟二人白手起家,這些年來不知道死過多少次了,江兄弟,這些話對我們兄弟二人沒用。”

    沈畢陽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沈畢陽有什么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可以劃下道來,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絕無二話。

    可如果你是覺得有人質在手,就想試探我的底線,我沈畢陽也是會發火的。”

    “江川,我大哥親自過來,是想交你這個朋友。”

    程泉文在旁邊接著說道:“如果今天來的不是我們,而是一批槍手,那恐怕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你說呢?”

    江川說道:“那你們應該慶幸,你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程泉文沉聲問道:“那如果我們是派人過來呢?”

    江川說道:“那你們兩個就要把脖子洗干凈,等著我去找你們了。”

    沈畢陽驟然瞳孔一縮。

    。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