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妖孽高手 > 第75章 車禍發生的地點

第75章 車禍發生的地點

作者:安山狐貍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都市妖孽高手最新章節!

    第75章 車禍發生的地點

    沈畢陽擺了擺手,說道:“你不用操心這么多,記住我叮囑你的事,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沈正龍還想問什么,沈畢陽就說道:“行了,你回學校去吧。”

    “現在就回學校?”

    沈正龍愕然,“這么著急嗎?”

    他滿頭霧水又是驚疑不定,看老爹和大哥的樣子,怎么感覺像是如臨大敵似的?

    以往他們可是從來都沒有怕過陳長流,甚至,老爹都還沒有出手,只是大哥一個人就把陳長流逼的步步后退了。

    可現在只不過是多了一個江川,他們怎么就這么慎重了?

    但是,沈正龍還來不及多問什么,沈畢陽就站了起來,沉聲說道:“走吧。”

    在沈正龍的滿心疑惑中,他看著大哥沈正龍開車離開,消失在黑夜里。父親沈畢陽同樣也是在小吳的保護下,坐車離開了。

    “他么的!”

    沈正龍坐在自己的跑車上,忍不住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盤,“江川……”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那個江川究竟有什么可怕的,怎么就能讓老爹和大哥緊張成這樣?!

    “不!肯定不是因為江川!”

    沈正龍搖頭。

    老爹的手下什么樣的人沒有,會懼怕區區一個江川?

    “陳長流!”

    “一定是陳長流!”

    沈正龍咬牙,眼中浮現兇戾的神色。

    陳長流自有老爹和大哥去收拾,沈正龍幫不上什么忙,但是,要收拾那個江川,對于他來說卻是輕而易舉的。

    “既然你要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

    江川帶著鐘貝和柳如怡回到五方村的時候,發現在房子周圍竟然已經起了一道圍墻。

    這圍墻還沒有完全建好,附近可以看到有成堆的建筑材料,以及幾臺工程機械。

    他不由微微訝然,沒有想到柳晚珺的效率竟然會這么高,這才不過一天的時間,竟然就已經開始施工了。

    “賣給我們房子的那幾戶鄰居,都已經把房子騰了出來。”

    柳晚珺解釋道:“其實這也沒有多少工作量,那幾棟房子本來就是空著的,他們都住在市里,我只是讓人幫忙為他們搬了家而已。

    剩下的那兩戶,我也已經把一部分補償金直接折算成了云江的房產,幫他們搬了過去。”

    江川恍然。

    五方村現在本來就已經沒有多少人了,其中有相當一部分的人家的房子都空著,單純只是搬家,自然是用不了多長時間。

    不過,因為時間有限,那些房子也只是騰出來了而已,還沒有經過整修,柳晚珺也只是按照江川的意思,先把圍墻建好,如此一來,這周圍就可以連成一片。

    “等圍墻建好之后,就開始整修那些房子,布置安防和其他一些設備。”

    柳晚珺說道:“最多三五天的時間,保鏢就可以住進來。”

    江川點了點頭,說道:“保鏢來了之后,我跟他們聊聊。”

    他看的出來,柳晚珺顯得有些急迫,這應該是昨天那個蒙面闖入者的出現,讓她心中有不小的壓力。

    江川沒有安慰她,在事情沒有解決之前,話說的再怎么好聽,也不可能讓柳晚珺真正的輕松下來。

    只有查出幕后主使,徹底出的解決麻煩,柳晚珺的壓力自然也就會消散。

    事到如今,江川對于這幕后主使也不禁有些好奇,如果那個蒙面闖入者真的跟幕后主使有關系,那也就意味著,這件事情絕對不一般。

    至少,單單只是那個闖入者的身手,就足以讓江川重視了。

    先是在拉卡圭的邊鎮對柳晚珺進行襲殺,后來又計劃周密的要綁架柳如怡,再加上那個蒙面闖入者,這些事情,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做出來的。

    很顯然,這個幕后主使絕對很有能量。

    同時這也就意味著,那個幕后主使應該是已經認定了,對方要找的東西就在柳晚珺的手里。

    像這樣的人,判斷錯誤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如果對方不是判斷錯誤,那是不是意味著,柳晚珺的父母曾經真的得到了什么東西?

    他不著痕跡的看了柳晚珺一眼,對方要找的那個古玉,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

    當然,江川并不是懷疑柳晚珺在騙他,如果她說謊,絕對逃不過自己的感知。

    江川擔心的是,如果柳晚珺想到了什么,但是卻為了維護她父母的聲譽,亦或者是有其他什么因素,讓她下意識的忽略掉,那他們就很有可能會錯過重要的線索。

    “晚珺,你仔細回想一下,對方有沒有說,你父親是什么時候拿了那塊古玉?”

    江川斟酌著問道:“或者,你父母在某段時期,有沒有什么異常的舉動,比如說,他們是不是跟你說過什么,特意的叮囑過你,亦或者是暗示過你什么?”

    “你說的這些,我都反復的想過。”

    柳晚珺搖了搖頭,說道:“只是,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他們在生前有任何的異常,實際上在他們生前的最后幾年,我跟他們見面的機會都很少,幾乎沒有多少時間深入的交談。

    你也知道,做珠寶首飾行當的,經常要全國各地的去跑,有時候是帶著設計師去參加一些發布會,有時候則是會去一些珠寶玉石的交易場所!

    如果是像老鳳凰,周福記這種頂級的珠寶集團,他們都有專門的人去負責這些,但是,那些專家根本不是我們這種小公司能夠請到的。

    我們銘信集團雖然看起來也是資產不少,可實際上跟這種頂級的公司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她解釋到,在珠寶玉石行業,幾個億,甚至是十幾個億的資產根本不算什么。

    那些大型的珠寶集團,僅僅只是備貨,每一次撒出去的訂單金額可能都在十幾個億,甚至是幾十個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就更不用說,如果遇到那些珠寶行業的盛事,比如說翡翠原石的拍賣會,或者是競標一些頂級的玉石,那撒出去的資金簡直就是海量的!

    也只有達到那種規模的集團公司,才能夠養得起那些頂級的專家。

    而像他們銘信集團這種小公司,更多的還是做那些金銀首飾,珠寶玉石只能說捎帶著,能得到的材料也都只是那些大集團看不上眼的材料。

    就連購進貨源,經常也需要她父親柳銘信親自帶隊去,畢竟進一次貨所需要的資金對于很多普通人來說可能就是天文數字。

    尤其是在購買翡翠玉石的時候,就更是需要慎重了,很多時候也需要老總親自拍板才行。

    這樣雖然發展起來肯定不如那些大集團迅猛,但卻可以盡可能的減少不必要的損失。

    “其實,上一次我父母出去,就是要去拓展玉石方面的業務,只是沒有想到……”柳晚珺搖了搖頭。

    “拓展玉石方面的業務?”

    江川問道:“具體是做什么?”

    柳晚珺說道:“當時他們告訴我,要去彩云省參加一場玉石公盤,我父親一直都想拓展玉石方面的業務,彩云省的公盤是國內最大的翡翠玉石交易會之一,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

    可我怎么也想不到……

    后來我接到警察的電話,才知道他們出車禍了。”

    說到最后,她的聲音有些低落。

    江川沒有再追問,盡管他一直想弄清楚柳晚珺的父母出車禍的詳細經過,但他卻同樣明白,這是在揭柳晚珺的傷疤。

    他很清楚,喪父之痛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撕心裂肺!

    更何況,柳晚珺失去的不僅僅是父親,她的父母,都在那次車禍中喪生了!

    所以,江川打算等到柳晚珺的保鏢都到了之后,他抽時間去重走一趟柳銘信夫妻二人走過的路線,詳細調查一下,他們究竟遇到過什么人,做過那些不尋常的事情。

    或許通過這種比較笨的方法,反而能夠發現一些之前沒有察覺到的線索。

    可這個時候,柳晚珺卻是忽然神情一動,說道:“如果非要說有什么不尋常,可能就是車禍發生的地點了!”

    江川問道:“車禍發生的地點有什么問題嗎?”

    柳晚珺思索道:“我父親當時去的是彩云省,可是車禍發生的地方,卻是在閩州返回江北的一條省道上。當時他們沒有跟我說起過要去閩州。”

    “閩州?”

    江川有些訝然:“他們去閩州做什么?”

    柳晚珺搖了搖頭,說道:“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去了閩州,后來警方調查的時候,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以往我父親也去過閩州談生意,其實不止是閩州,他們經常全國各地的跑,都習以為常了。”

    江川問道:“你父母當時坐的什么車?”

    柳晚珺說道:“他們是從閩州租的一輛商務車。”

    “租的車子?”

    江川訝然:“從閩州租車回云江?他們為什么不坐飛機或者高鐵?”

    從閩州到云江最少也有一千多公里,開車至少要十幾個小時,甚至如果路上再遇上什么交通狀況,可能需要的時間更長。

    更重要的是,即便是開車,那也應該走高速,柳銘信怎么會在省道上出車禍?

    。

    非常抱歉,昨天臨時有事,沒有來得及更新,讓大家久等了。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