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大修真物語 > 第七章 穿越

第七章 穿越

作者:樓下赫本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大修真物語最新章節!

    話說韓雨在星渺閣得到銅鏡之后,一路便小跑回自己所在的民居院子,謹慎的四周察看了一番后,這才迅速關上門,開始仔細打量手中這剛得來的奇異銅鏡。

    他沒有再壓抑內心彩虹塔的躁動,很快,體內嗡嗡幅度便開始增大。

    韓雨胸腹間,瞬時就有七彩光霞大漲,透體而出,迅速的包裹住了銅鏡。

    下一刻,銅鏡震動,那邊框處的灰色泥土點綴物,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剝落,化成一道道灰霧,與七彩光霞交纏在一起,緩緩的蠕動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灰霧逐漸泯滅不見,七彩光霞也消失在丹田中,彩虹塔重歸平靜。

    此刻,銅鏡依然靜靜的躺在韓雨手中,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但韓雨卻感覺到,這銅鏡似乎少了些特性,那灰色泥土不再讓他感覺到奇特。

    他伸手觸碰。

    剎那間,灰色泥土化成粉末,消散在空氣中,只留下一個裸鏡。

    這讓韓雨眼角抽搐,感覺到一絲絲肉痛。

    與此同時,韓雨耳邊突兀的響起一道飽嗝,一聲滿足的暢喟。

    沒等他反應過來,就察覺到體內的彩虹塔,竟開始輕微震動,似乎有封印要解除。

    韓雨大喜,連忙盤膝而坐,運起“星辰功法”,溝通天地,感受丹田動靜。

    這星辰功法便是星象門的內門修真法,可夜觀天象,溝通天地靈氣,吸收己用。

    丹田中,那七彩寶塔霞光四射,周邊有鳳嘯龍吟,滿是異象。

    韓雨想都沒想,靈識直接進入七彩寶塔第一層。

    這一次,他的靈識不再像以往那樣遭受阻礙,很是順利的便闖了進去。

    下一刻,他眼前驀然一亮。

    眼前是藍藍的天空……

    眼下則是一望無際的“呼倫貝爾”大草原……

    真的是一望無際,一眼望不到盡頭!

    滿地雜草叢生,荒蕪不堪!

    韓雨愣了許久,情緒有些波動,胸口開始上下起伏,緊接著,他一口氣沒上來,雙眼一黑,氣的差點昏死過去。

    “這都是些什么破地兒!”

    韓雨無語至極,他深吸一口氣,靈識退出寶塔,把那銅鏡隨手放入懷中,呆愣了一番后,便是稍微洗漱,拿出干糧,一邊細嚼慢咽,一邊平復情緒。

    用過晚膳后,他便是再一次打坐入定,進入到七彩寶塔第一層。

    這三年來,彩虹塔無時無刻不在吸收他的真氣,再加上諸多靈藥的滋潤,塔身第一層的封印早就開始松動,韓雨每天都在期待彩虹塔能夠投桃報李,涌泉相報。

    這一次,剛剛得到的銅鏡,絕對是一件至寶,但他依然“心甘情愿”的把這件至寶率先給寶塔使用。

    可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你大爺的!

    韓雨臉色鐵青,再一次打坐入定,很快,靈識來到寶塔第一層。

    依然是一望無際的綠色草原,雜草叢生,仿佛一道綠色的海洋。

    韓雨剛剛落在草叢中,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草叢也太旺盛了!

    高度跟他身形相符,寬度也幾乎有他大腿粗細。

    最重要的是,這些草是真他娘的鋒利,邊緣處能清晰可見日光反射。

    那似乎緊貼在臉部的鋒芒,散發出強大的銳利感,仿佛落發可斷。

    韓雨手持長劍,隱匿在草叢中,愣愣的望了許久。

    這幅畫面似曾相識……

    “德瑪西亞?”

    韓雨呢喃。

    他哭笑不得,沒曾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草叢倫。

    隨后,他手中的大寶劍開始稍微揮動,斜刺向身旁的草葉,只聽得喀嚓一聲。

    斷了。

    寶劍斷了!

    “我的誓約劍!”

    韓雨瞪大眼睛,滿臉不敢置信。

    他有點崩潰了。

    誓約劍是師父贈送給他的寶器,雖然是寶器,但與真正的靈器相比也不遑多讓,這三年來著實幫了他不少大忙。

    而且誓約劍在凡間有極大影響力,傳聞是漢武王朝數百年前的一任太子的貼身利器,太子喜好游歷江湖事,之所以名曰誓約,也是因為太子與凡間女子以劍為誓,約定終身,后來女子意外身死,誓約劍這才重新回到太子手中。

    之后,太子繼位,有帝王之氣加持,誓約劍更顯靈性十足。

    在一次對敵出征中,該寶劍作為帝王象征,被贈送給了一名出征將軍,嚴肅軍紀,遇事可先斬后奏,可惜那一站,將軍戰死沙場,寶劍也隨之遺落凡間。

    它在這數百年幾經流轉,期間又發生諸多歷史事件,這才到了韓雨手中。

    可以說,誓約劍有諸多歷史因果加身,本身已然即將達到下品靈器的資質。

    可現在,卻在這草叢中被攔腰折斷。

    韓雨拾起斷劍,隱約覺得哪里有些不對,但一時氣憤,卻并未來得及仔細思考,因為他發現,這里雖然寂靜無人,但似乎充滿詭異。

    四周或許危機四伏,須得謹慎行事。

    他放任靈識游蕩這一層塔中世界,或許是因為身在塔中,他的靈識竟可以覆蓋整個塔層,這在外界是絕對無法想象的。

    但很快他便發現,這里似乎有一道天然屏障,在屏蔽他的靈識,因為他的靈識只能在方圓十公里內游蕩。

    而且他還發現了一條湖泊,約有一公里大小,湖泊表面非常平靜,看起來灰蒙蒙的,但也能倒映出這藍藍的天空。

    “就這么一塊爛地兒?既沒有修真秘籍,也沒有法寶丹藥?”

    韓雨坐在湖泊邊緣,神色略有不甘心。

    三年了,三年來最大的期待成了空,任誰都不好受。

    但旋即他的目光就被周圍的那些雜草吸引。

    這些雜草,連幾乎達到下品靈器級別的誓約劍都能攔腰折斷,豈不是更厲害?

    他越想越覺得有理,于是拿起折了一半的誓約劍,開始趴在在最邊緣位置,一點一點的松弛土壤,想要把這草連根拔起,細細研究。

    但他剛剛動作了兩下,就突然頓住了身形。

    然后便是撅起屁股,趴在地上,嗅了嗅土壤的味道……

    “真香!”

    那似乎是一種石榴香味,很好聞,最重要的是,他只聞了一下,就覺得渾身通透,猶如被人醍醐灌頂,整個人異常的舒服。

    韓雨安靜了,默默的看著這片土地。

    他此刻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有點想吃土……

    福至心靈,下一刻,他沒有抵抗這份誘惑,直接捏了一小撮土壤,快速的送進口中。

    “喔真香!”

    韓雨再次感慨一聲,接著閉上眼睛,慢慢的回味著吃土的感覺。

    有點干澀,如果有點水的話就更好了。

    他的目光轉而看向了旁邊的湖泊,并沒有猶豫,直接就半跪在湖泊邊緣,伸手捧了些水。

    這水看起來灰蒙蒙的,但捧在手里細看,卻是正常的清水。

    他放下心來,伸出舌頭舔了一口,略帶腥味,不像是靈藥一般入口即化,而是難以下咽。

    韓雨目光怪異,停止了繼續喝下去的動作。

    隨后他眉頭一簇,發覺自己胸腹之間,似乎有一團烈火在緩慢燃燒。

    起初他并未察覺,但這火力是越燒越旺,讓他不注意都不行了。

    因為這烈火正以百米沖刺的速度通向四肢百骸。

    這讓他在轉瞬之間,就是額汗津津,甚至火力過旺,讓他幾乎要暈厥。

    此刻他的意識有些渾渾噩噩的,似乎被烈火燒壞了腦子。

    “這水土難道有毒?”

    一念至此,韓雨便是大驚,瞬間清醒了大半。

    但好在他能控制住自己的身體,連忙默念門內星辰心法,運功抵抗。

    在這過程中,韓雨盤膝而坐的身體不斷的出現顫栗、抽搐甚至是口吐白沫的狀況。

    不知道過了多久。

    韓雨終于回過神來,感覺到那道烈焰消失,丹田內有一股清涼在緩慢散發,像是有道道泉水在清洗四肢百骸。

    他睜開眼睛,發現意識前所未有的清醒,眼前所見、所聽似乎與以往都有些不同。

    接著就感覺到身體黏糊糊的,低頭一看,一層黑色物質貼在肌膚表面,異常難受。

    他表情怪異,察覺到體內真氣洶涌澎湃,頓覺震驚。

    稍一運功,就發現昨日剛剛突破至煉氣七層的境界,竟然一瞬間到了練氣八層!

    “我,吃土能變強?”

    韓雨有些瞠目結舌起來,轉頭看向四周大片的土地,足足有十公里的土壤。

    他的喉嚨開始上下滾動,眼神開始出現劇烈變化。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韓雨深吸一口氣,平穩住騷動的情緒,看了眼湖泊,從湖泊反射的映像來看,他依然還是他,并未有絲毫變化,依然是如此黝黑且英俊。

    緊接著,他便是三下五除二,脫掉衣物,赤條條的跳進了水中,進行梳洗,把身上那層有些惡心的黑色物質通通洗去。

    雖然水里的味道有些難聞,但洗滌效果的確不錯。

    他把衣物也在水里洗了一下。

    很快,他便重新上岸,穿上了衣服,運功烘干表面水分,雖然還是有些腥味,但已然沒有大礙。

    他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連忙運起靈識,退出七彩寶塔,返回外界。

    當他出現在自住的民居臥室時,韓雨忽然怔住了。

    他低頭看了看手上的誓約劍,劍身已然變成兩截,而他的皮膚,似乎變白了一些。

    這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他終于發現哪里不對勁兒了……

    “我、我能肉身穿越彩虹塔?”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