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第一狂妃 > 第3649章 天機星河畫圖

第3649章 天機星河畫圖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節!

    姜如煙側目望向秦靈祖,漠然不言。

    秦靈祖披散一頭蒼白的發,活了上萬年之久,絕色傾城的臉頰竟無一絲褶皺。

    她看著在天壇大師陣法中作困獸之斗的七殿王,勾著了屬于勝利者的笑,蔓延出輕蔑。

    天壇威嚴,不容任何人挑釁,神月七王也不例外,哪怕他是云神的親家。

    但是山高皇帝遠,路途遙遠,又隔著天地婆娑陣法,云神的手難道能插到三千世的天壇來?

    更何況,這一步棋,不論是夜輕歌進入虛空禁地,還是神月七王在陣法中受了傷,她都是占據在有理的一方。

    縱使青蓮王有氣,總不能把她秦靈祖給廢了?

    天壇秦家世代效忠于青蓮一族,若青蓮王名不正言不順遷怒于天壇秦靈祖,只怕會寒了無數青蓮舊部的心。

    秦靈祖設想的很美好。

    她的手自長空劃過,心神微動,捻著一壺酒,倒了一杯遞給了姜如煙,隨即為自己斟酒。秦靈祖端著酒杯,敬向姜如煙:“如煙,你將見證歷史性的一刻,一顆即將冉冉升起的紫珠異玉星,被我親手毀了。從此,你的命星,就會是三千世氣運最好的命星。如煙

    啊,別無他想,一心向大道吧,等待著你的,將會是光明的前途。”

    姜如煙握著酒杯,卻是神不在焉,恍然片刻,才說:“她若活著,三千世應該會很有趣。”

    “如煙,切記,永遠都不要小瞧一個人的成長速度。我偵察過夜輕歌的命星,實在是詭異。”秦靈祖說道:“她修煉突破的速度,是三萬年來的第一人!你的確很強,但你是要超越長生的人,未來,她會是你的頭好大敵,此刻除去,你將平步青云,一帆風順,這三千世,那長生閻羅,再也不會有人是你的對手。如煙,我明白你的想法,高處不勝寒,你生來就是玲瓏剔透的人,你不甘于世俗,不愿與庸人來往,你是天生的神,從三千世到長生閻羅,再去五道天,你都能把握分寸,知道什么是有利于自己的。不要為了一時的樂趣,葬送了自己的前程,永遠不要小看夜輕歌,據我所知,小看夜輕歌的

    人,非死即傷,夜輕歌五年來,除了今日禁地之事,幾乎沒有敗績。”

    “哪怕她曾經被踐踏進泥濘里,也能絕地反擊,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生命力的頑強,超乎你我的想象,若非虛空禁地三萬年來不曾有人活著走出來過,我甚至會以為,她能再創奇跡,再造就輝煌。”

    “……”

    秦靈祖苦口婆心,欲勸說姜如煙。

    姜如煙對輕歌有了興趣,因此,墮妖血魔氣引走夜輕歌的事,此前,她沒有與姜如煙說過。

    等夜輕歌跌落絕境,再無翻身之地,她才親口坦白,負荊請罪!

    姜如煙眸色淡漠,好似冬日里的一場雪,無盡的荒蕪寫在其中。

    “如煙。”秦靈祖再道。

    姜如煙抿緊了面紗下的薄純,許久,才說:“靈祖不是我,怎知我不愿死在她的刀下?”

    聞言,秦靈祖已被深深的震驚,甚是錯愕地看著姜如煙,薄唇輕開,倒抽冷氣,瞳眸驟然緊縮。

    這樣的話,若是從旁人的嘴里說出來,秦靈祖只當是個可笑至極的瘋子。

    可,是從姜如煙嘴里說出來的……

    姜如煙也算是秦靈祖看著長大的,她知道姜如煙的認真,絕對不會是說笑。

    姜如煙認真的。

    “如煙,這種話,不可再說!”秦靈祖道。

    姜如煙笑了一聲,說:“若她的成長速度能比我快,來日,她的實力會在我之上,我求之不得。只要她有那個本事,哪怕她殺了我,我也會,欣然自得。”

    秦靈祖瞇起了眸,心是震撼,才知姜如煙是個真正的瘋子。

    她,但求一敗,但求一死。

    孤傲如她,很想嘗試一遍失敗的滋味。

    她渴望著那把鋒利的刀,將她的心臟貫穿,一擊斃命!

    姜如煙瞳眸微微睜大,倒抽幾口冷氣。因為她發現,此刻的姜如煙,眼中竟有了向往之意。

    姜如煙在向往什么!秦靈祖沉下了情緒,說:“如煙,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世上已無夜女帝了,你若真想要找敵手,就快點去長生閻羅,去五道天,那里,群雄薈萃,天才云集,類似于

    夜輕歌這樣的人,數不勝數,你想要的敵人,也數不勝數。”

    這世上,一代傳奇的隕落,就意味著一顆新星的亮起。

    姜如煙默然不語,靜靜地望著虛空深淵。

    此刻,她的左胸膛甚是空虛,有一種難言而微妙的感覺。

    甚至還衍生出了一股沖天的怒氣。

    她期待著與夜輕歌的交鋒,夜輕歌卻死在這么拙劣的手段上?

    無能!

    廢物!

    姜如煙冷酷無情。

    正在此時,底下的青衣天機師鋪展開一幅天機星河畫圖,仔細看去,漂浮在畫圖上的星辰,是一顆顆命格石。

    青衣人將氣力灌入天機星河畫圖,再以星陣,自天機星河畫圖觀望星相。

    圖中,夜輕歌的命格石尤為明亮。

    青衣人緊盯著輕歌的命格石,他回頭看向了眾人,高聲說:“女帝生死,可以由此圖看之,只要命格石不毀,命格星繼續光亮,女帝的生命跡象就還會在!”

    青衣人的話,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

    手握夜明珠和水晶、琉璃燈火的修煉者們,連忙望向了青衣人所說的畫圖。

    天機星河畫圖懸浮在半空,九界以東峭壁上的修煉者,看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楚。

    女帝的命格石,沒有破碎,星辰,還亮著光!

    那側,就連七殿王和天壇十二位大師們都停止了斗法,全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那顆命格石。

    玲瓏雙手合十,閉眼祈禱:“愿佛祖保佑我歌兒,愿那丫頭能平安歸來。”

    七殿王握著權杖,停下了毀滅之印的沖擊,他站在陣法當眾,隔著陣法的光芒,仰頭望去。

    半空之上的天機星河畫圖,浩瀚美妙。

    七殿王笑了,“歌兒,外公等你回來!”他的聲音很大,以至于回蕩在火焰天下的虛空深淵。
体彩游泳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