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第一狂妃 > 第3650章 眼見非實,耳聽非虛

第3650章 眼見非實,耳聽非虛

奇書網 www.huhtwj.live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最新章節!

    七殿王虔誠溫和的笑,光芒閃耀在他俊美的面頰。

    忽而,那一抹笑容突然凝固住。

    七殿王的瞳孔驟然縮起,驚恐地看著天機星河畫圖。

    不僅僅是他,每一個修煉者,全都呆滯了。

    瞠目結舌,恍然若夢。

    青衣人的手在顫抖,踉蹌后退,徹徹底底紅了雙目:“怎會如此……怎會……”

    天壇十二位大師和懸浮于天穹的秦靈祖,露出了詭異的笑。

    只見天機星河畫圖上方才還閃爍著光的命格星驟然發暗,所有的光亮,在一瞬間被熄滅。

    黯淡,無光。

    “不……”玲瓏睜開眼,蒼白如紙的臉上爬滿了恐慌之色。

    倒映在她眼中的天機星河畫圖,那一顆命格石,正以飛快的速度龜裂。

    蜘蛛網般的裂縫,覆滿了命格石。

    轟然,命格石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破碎。

    啪嗒一聲,七殿王手里的王侯權杖掉落在地,他無力地癱坐下來。

    他說了吧。

    回不來了。

    回不來了啊……

    七殿王抱頭坐地,痛到無聲。

    他的腦海內,出現了一幅幅畫面。

    初次聽說夜輕歌的時候,是許久以前,他知道有個女子,被青帝看中了,成了云神的敵人。

    后來,在神月都,他見識到了夜輕歌的本事。

    她把五王耍得團團轉,竟讓一毛不拔的雷神,甘愿奉獻元石來拜師。

    上亭公主的毒障之氣,難倒了無數長生醫師,束手無策,她獻出良方,治療上亭公主,延續了上亭公主的命。

    再見,她竟成了自己的孫女。

    七殿王何嘗不知,她故作嬌柔,把王妃氣得嘔血。

    她原是盛放在大漠的罌粟,怎會是那溫柔的白蓮呢。

    七殿王還沒有好好彌補,她就沒了。

    星辰沒了光,命格石全部破碎,一切都成了過眼云煙。

    數萬人所在的峭壁上方,竟只有風聲。

    樓蘭立在巨石,慌張不已,她舉著碩大夜明珠的手不曾放下,卻在發軟,顫抖。“不,不會的!”樓蘭喊道,纖細的身子在風中搖晃:“女帝是紫星氣運,是福壽無疆,是吉人天相,她才二十歲,她還活著的!她不會死的!我不信!一定是這天機星河畫

    圖有問題!一定是!”

    青衣人閉上了眼,他臉上的符文金光,竟在命格石破碎的一瞬,全部暗沉,熄滅,再無光芒。

    青衣人身為天機石,明白命格石無光破碎的道理。

    人死如燈滅,如石碎,只墮輪回,再無重頭再來的道理。

    青衣人蹲坐在地上,突然開始自我懷疑,陷入了極端的痛苦之中。

    天機一道,到底在追求什么?

    他不知道。

    他只知最初,天機的出現,是為了避禍救人,而現在,竟成了害人的。

    夜輕歌死于天機。

    天機在害人,她卻在救人。

    天壇大師們說她心狠手辣,青衣少年卻覺得她宛如神明,是人間的救世主。

    青衣人抬起頭來,茫然地看向前方。

    他的身旁停下了一道身影。

    張離人坐在青衣少年的旁側,側目看他,問:“心情不好?”

    “有點……難受……”青衣少年輕聲說。

    “眼見非實,耳聽非虛,少年,有些聲音,有些場景,你不能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聽。”張離人說道。

    青衣少年詫然地看著張離人,一頭的霧水,似懂非懂。

    張離人的這番話,猶如迷霧的花。

    聲音不用耳朵去聽,用什么?

    場景難道不該用眼睛去看嗎?青衣少年方向已無紫珠異玉星命格石的天機星河畫圖,愴然地說道:“難道你的意思是,我看到的命星黯淡,聽到的命石破碎,都是假象?我的眼睛和我的耳朵全都欺騙了

    我?”

    青衣少年顯然不相信張離人說的話,實在荒唐,乃無稽之談。

    “有何不可?”張離人指了指自己的左側胸膛:“用心去聆聽,用心去看,你會發現,人世間的妙不可言。”張離人搖開了扇子,看了眼困獸之斗陣法里痛苦悲哀的七殿王,又看了看驚慌的玲瓏郡主,最后,他抬起頭看向那一片天穹,隱約可見兩道風華絕代的身影,猶如操控天

    地棋局者,置身事外,高高在上,旁觀這一場血腥而殘忍的大戲。

    青衣少年皺眉思索時,想到一個困惑之處,正要側頭去問張離人,才發現,張離人已經不見了。

    身側,空空如也。

    青衣少年游目四顧,到處去找。

    人群里,慕容川一手拍在張離人的肩上,沉聲道:“得為女帝準備后事了。”

    “不急。”張離人說:“女帝,象征著傳奇,她的時代,她的傳奇,將永不隕落。”慕容川氣結:“命星已經無光,命格石也全部破碎了,你還說她是傳奇,永不隕落?離人老弟,我算是發現了,你最近的水準有點兒下降了。不要胡說了,女帝既為一百零

    八陸和九界喪命,我們就得為她操辦后事,我要把女帝風風光光的送走,要女帝的葬禮非常隆重。”

    “人如若真的死了,身后的事,都是虛的,再是隆重奢侈,又能如何呢?”

    張離人反駁的話,要慕容川無言以對。

    慕容川側目看了看天機星河畫圖,那一條浩瀚星河中,已無紫珠異玉星。

    慕容川眼睛紅了一大圈:“她才……二十歲……”

    說到后面,慕容川哽咽。

    張離人沒有回答慕容川的話,而是望向了青衣少年。

    青衣少年思索著張離人的話,久久沒有回神,眉頭因懊惱而皺起。

    好半天過去,青衣少年絕對嘗試一遍張離人所說的用心聆聽。

    青衣少年把眼睛閉上,盤腿坐在天機星河畫圖的下側。

    這一回,他以星陣為媒介,用心去看,這幅浩瀚的畫卷!

    青衣少年漸入佳境,神識已沉入《畫圖》里面。

    渺茫的世界,青衣少年還是一無所獲。

    忽而,他竟看到,女帝破碎的命格星,竟如天女散花般的光,一場雨,灑下,紛飛在每個角落。

    準確來說,紫珠異玉星,沒有消失!

    青衣少年猛的睜開雙眼,再朝天機畫圖看去。圖上,一如既往,女帝的命格石早已破碎消失,與他用心看到的,截然不同。
体彩游泳夺金